2017年8月17日星期四

北京维权人士马强也因“海祭刘晓波”被捕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7日消息】本网获悉,“广东海祭刘晓波”一案在发生超过二十天八后,今天新增北京维权人士马强(@西域武僧)被拘捕。

据公开消息显示,该案最初于7月22日涉案五人被刑拘,包括卫小兵、何霖、刘广晓、李舒嘉、汪美菊。8月2日新增秦明新被拘捕,最近两日,李舒嘉和秦明新被取保获释,今天新增马强被拘捕,目前该案涉案刑拘人数为五人。

据悉,马强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被带走,曾一度传出被带至丹巴县当地派出所是为了协助调查“广东海祭案”,今日证实马强被拘捕,指其曾参与7月19日在广东江门市新会区海边的刘晓波“头七”祭奠活动。

马强好友称其在8月14日已经与外界失去联系,由于马强近期正在进行“徒步川藏行”旅游,因此并未在意。本网从马强的个人社交平台了解到,马强于上月(7月)月底开始准备徒步从四川进入西藏旅游,到8月14日已徒步行走半个月,已经从四川成都走到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丹巴县。

有关北京马强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广东公民祭拜刘晓波 已证实多人被捕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724/16189.html
“广东海祭刘晓波案”两人获释 何霖拒写悔过书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6/16262.html

法官成诈骗犯帮凶 福州女冤民陈茂妹誓维权到底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7日消息] 2017年8月15日,福州女冤民陈茂妹收到来自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裁定书》(2017)闽01民终2781号。刚看到这《刑事裁定书》的大标题,可把陈茂妹吓了一大跳,难道自己又摊上大事了,而且还是刑事大案?但看了内容和落款法官名字之后,陈茂妹真是啼笑皆非,又是那个成了骗子彭火祥诈骗犯罪帮凶的福州中院糊涂法官卢秋华枉法断的糊涂案,再次把她吓住了。

陈茂妹家住福州仓山区金山街道葛屿村,乡邻个个都知道她和老公老实本分,原本家庭经济殷实宽裕,一家人生活美满幸福。2011年时陈茂妹家里的房子遭强拆,从此给她一家人带来了许多无妄之灾。

陈茂妹满怀悲愤地陈述:房子遭强拆后,失去家园的她经过多年上访维权,不但无果,而且屡遭迫害打压。2013年11月5日她在骗子彭火祥鼓动下进京上访“告洋状”,无端惨遭当地警方以口袋罪“寻衅滋事”迫害而被坐牢2年半。

就因为强拆,使陈茂妹轻信彭火祥(福建宁德古田人,实为骗子)吹嘘的谎言,陷入彭火祥处心积虑设置的以骗取她巨额财产为目的的圈套。

原来2011年时陈茂妹在准备前往台湾探亲前,适逢政府征迁她家祖居的房子,由于房子之前无法办理有关产权,土地,建设等手续。此时熟知陈茂妹家庭状况的彭火祥主动找到陈茂妹,吹嘘说在仓山区有很多关系,他有办法运作获得高额拆迁安置赔偿。此时陈茂妹即将启程前往台湾探亲,分身乏术,就信以为真,就请彭火祥代为疏通关系,期望能得到高点拆迁补偿。由于陈茂妹文化水平低,不懂法,加上彭火祥诱导说要写委托书,但怕在写字时写错字或字打印错,要求多签几张纸。当场陈茂妹就在数张空白的A4纸张上落款签署姓名并画押手印,交给彭火祥。

不到一个月陈茂妹就从台湾回来了,此时房子已被强拆。眼见彭火祥未疏通好关系,补偿安置更没弄妥,而彭火祥却鼓动陈茂妹进京非正常上访,以便于他运作。2013年11月,陈茂妹因为进京上访告洋状,惨遭当地政府迫害,后被枉判坐牢2年半。

2016年5月陈茂妹刑满释放后才知道,彭火祥早有预谋,趁陈茂妹在羁押服刑期间,将她当初签署的数张空白纸,全部伪造成她多次向彭火祥借出巨款的《借条》或委托书。彭火祥并趁机向福州市仓山区法院提起起诉,勾结法官吴灵婧(一审)导演一场利用司法手段诈骗陈茂妹巨额财产的所谓“民间借贷纠纷”诉讼一案。

陈茂妹起先还相信法律会为她主持公道,因此直面这无妄的官司。后一审败诉,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没想到二审法官卢秋华更是明目张胆公然包庇骗子彭火祥,阻止陈茂妹一方的陈情辩护或干脆置若罔闻。卢秋华枉法作出的二审判决,甚至将陈茂妹的性别都搞错。
陈茂妹继续陈述说,所谓借贷纠纷根本没有事实,彭火祥伪造的每张借条都是含有高利息,达到2分(远超出国家规定的利息),借条内容中都是说因“陈茂妹办理出国手续,欠别人钱”,且3次借款时间间隔不到4个月内。而实际上陈茂妹从来没有出国过,这只是彭火祥伪造借条的借口。

国家法律本就不保护高利贷的借贷,可是法院竟不支持对借条作出鉴定和调查,就枉判骗子彭火祥胜诉,却成了骗子诈骗陈茂妹巨额(98万元)财产的工具。

陈茂妹强烈不服,于2017年8月7日和高少英、黄碧英、李云成、陈应敏等福州仓山区金山籍5冤民一起乘坐火车再次进京上访维权。火车刚抵达北京西站,突然福州仓山区金山街道官员就带着十几个如狼似虎的黑保安冲过来用暴力强行截访。高少英等6冤民也深受福州仓山区法院枉判之害,他们家的房子和陈茂妹房子同时期遭强拆,当时为了抗议强拆,6老人舍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喝农药。当地却荒唐地迁怒于6老人的家属高少英等6人,不问青红皂白乱抓人,也是仓山法院枉判制造冤案。

2017年8月14日,陈茂妹到福州中院院长接待日上访,控告两法官成了彭火祥不法欺诈行为的帮凶。倒是接访领导看了陈茂妹的诉求及漏洞百出的判决书后,当面向陈茂妹道歉,表示会批评当事法官,还教导陈茂妹马上向公安机关报案,原因是如果她所说的是真的,那彭火祥他们的行为已涉嫌刑事诈骗犯罪。

现6年过去了,陈茂妹遭强拆的房子还没有彻底解决补偿安置。同时为了保护自己合法的财产不受侵害,让勾结法官诈骗她财产的骗子彭火祥早日被绳之以法,陈茂妹表示她会不断上访抗争,控告维权,甚至举牌抗议!

陈茂妹电话:15606078590




罹患脑瘤的杨天水保外 但南京军区总院拒收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7日消息】本网获悉,服刑期间罹患脑瘤的异议作家杨天水(杨同彦)已于昨日(8月16日)获准保外就医,已被家人接返家中,于今日送至南京军区总医院就医,被医院以其病情过于严重而拒绝接收,医生建议家属送杨天水前往上海华山医院救治。

据悉,昨日,杨天水家人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本可以直接送往南京军区总医院就医,但当局强制要求家属先将重病的杨天水送至老家泗阳县,在停留一晚后,今天,家属将杨天水送到南京军区总医院,但遭到医院拒收,理由是杨天水病情过于严重,南京军区总医院或无力医治,建议家属将其送往上海华山医院。迫于无奈,家属只能前往上海,据闻已于傍晚到达上海并入住酒店,准备明天一早就前去华山医院入院治疗。

据杨天水的姐姐杨桂香讲述,杨天水头脑意识模糊,对于家人一时记得一时忘记,语言表述也是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沟通有一定难度。家属认为可能是受到病情影响,加上刚刚从监狱放出,一时之间未能适应外面的环境所致。

知情人透露,有多位好友准备前去探望杨天水,但遭到家属婉拒,杨天水的姐姐称,杨天水不认得人,不方便探视,等其术后恢复清醒后再去。该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杨天水姐姐在电话中语气急促且紧张,并不愿多讲话,回绝好意后匆匆挂掉电话,似乎说话有难处,感觉家属遭到了类似刘晓波就医时家属被稳控的情况。

另外,根据医学界人士估算,杨天水的手术治疗费用可能超过人民币三十万元,鉴于此,海内外公义人士随即发起募捐,为杨天水筹募天价医疗费用,其中包括身处美国的前八九学运领袖周锋锁创立的“人道中国”基金会。

有分析人士认为,杨天水身体健康一直有问题,期间杨天水本人和家属曾多次要求保外就医,但一直不获当局批准,由于这次杨天水病情十分严重,当局才主动通知家属协助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担心杨天水在剩余的四个月刑期里出事(去世)。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当局除了设法阻碍杨天水就医(得到最好的治疗)之外,稳控家属以达到控制和封锁有关杨天水病情、状况等消息的意图很明显。

有关杨天水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在押异议人士杨天水罹患脑瘤 保外就医急需手术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3/16246.html

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

漫话人权·新黑五类子女

编按:今年五月中旬,北京知名维权律师陈建刚的儿子陈中敬原本已经确认就读学校(公立),突然接到老师告知,称受到很大压力,无法接收他就读。然而,最近陈中敬小朋友再度遭“北京私立树人瑞贝学校”拒绝入读。其校招生办工作人员称受到来自北京市通州区教育委员会的施压。

——民生观察工作室

余文生律师就自己因“屠夫案开庭”被软禁提起控告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北京知名律师余文生就2017年8月12日至14日屠夫吴凎案开庭期间其本人被当局软禁一案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

据悉,8月12日中午,余文生律师准备外出就餐,在楼门处被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街道办事处园北居委会主任张五新携多名自称八角派出所的民警拦截,不许余文生外出,软禁状态持续到8月14日下午才解封,余文生律师才获得自由,可以外出办事。

鉴于此,余文生律师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将园北居委会主任张玉新以及八角派出所列为被告,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对其实施非法拘禁的刑事责任。

附余文生律师的控告状全文:

就吴淦开庭!余文生2017年8月12日至14日被软禁一案,余文生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

【控告状】

控告人:余文生,男,1967年11月11日出生,律师,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6门107(602),电话13910033651。

被控告人1:张玉新,女,50岁左右,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街道办事处园北居民委员会主任
被控告人2: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八角派出所

控告事项:依法追究上述被控告人非法拘禁的刑事责任

事实和理由:
2017年8月12日中午,余文生从家中外出吃饭,刚出楼门,被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街道办事处园北居民委员会主任张玉新携多名自称八角派出所的警察拦截,不许余文生外出。余文生只好独自在家,不能外出。一直到8月14日下午,余文生才行动自由,可以外出。

《刑法》238条第一款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被控告人非法限制余文生的自由,并且超过48小时。被控告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的主客观要件。为此,余文生特请求依法追究被控告人非法拘禁的刑事责任

此致
石景山区检察院

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检察院最高检察院石景山区政府北京市政府国务院石景山区人大常委会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

抄送
北京市公安局
公安部北京市监察局
监察部

控告人:余文生
2017年8月16日

有关余文生律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屠夫吴淦案开庭前 余文生律师被软禁限制自由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4/16248.html

“广东海祭刘晓波案”两人获释 何霖拒写悔过书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6日消息】今天,广东知名律师葛文秀于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会见了因“海祭刘晓波”而被捕的广州活跃公民何霖,得知当局要求他写“悔过书”,遭到何霖拒绝。

据公开消息显示,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何霖因于7月19日凌晨在广东江门市新会区海边与众人一起祭奠7月13日因肝癌晚期不幸辞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而被新会警方刑事拘留,羁押于新会区看守所。同案人员还包括卫小兵、刘广晓、李舒嘉、汪美菊、秦明新,目前事发已经超过二十天。

今天,何霖的辩护人葛文秀律师前往新会区看守所会见,得知当局曾要求何霖写下“悔过书”,遭到何霖拒绝。何霖表示,自己身为天主教徒,如果因为这样的事情认罪将会遭到神的惩罚,并指出,如果因为此事而坐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与其在外面的大牢笼,不如在里面(监狱)。

何霖透露,从刑拘进入看守所后,警方的提审强度比较高,基本每天提审。警方的审讯焦点主要围绕众人(涉案人员)在Whatsapp群组的言论内容,并打印了聊天记录。警方追问要求指出幕后指使人是谁,何表示自己一无所知,不知道是谁发起本次祭奠活动的。

据本网了解到的情况,“广东海祭刘晓波”一案中已有两位公民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获得释放,其中,李舒嘉于前日被释放,秦明新于今日获释。

有关“广东海祭刘晓波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广州多人因公祭刘晓波被带走抄家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722/16184.html

2017年8月15日星期二

关于江天勇遭强派律师 蔺其磊要求湖南方面公开信息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5日消息】本网获悉,日前,江天勇律师的辩护人北京知名律师蔺其磊向湖南省司法厅提出申请要求公开关于江天勇律师的官派律师的姓名、单位的信息。

据悉,昨天(8月14日)上午,蔺其磊律师由谢阳律师开车陪同之下来到湖南省司法厅,向司法厅办公室递交了要求公开“江天勇律师的官派律师的姓名、单位”的信息公开申请书,一名自称姓孙的办公室主任答复称,会让司法厅律师管理处回复此申请。在蔺其磊律师要求出具书面的收取申请书的凭据下,最终司法厅出具了一份“收件证明”。

随后,蔺其磊与谢阳开车来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准备为江天勇律师存钱,窗口工作人员听到名字后,并非用电脑操作而是拿出一本笔记簿,在上面用手写的方式记录存钱的情况,并出具了收款收据,工作人员用“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回答了蔺其磊律师的疑问。蔺其磊眼见笔记簿里夹放不少现金,便询问(有这么多钱)为何不给江天勇消费购买,工作人员则称“江天勇(要)花钱都从这里拿的”。

蔺其磊律师表示,江天勇律师被无辜关押已逾九个月,当局依然拒不准许江天勇本人聘请和家人聘请的律师会见,完全可以认为侦查机关有违法办案的可能性,从拒绝律师会见以及指派官方律师的现象来看,办理此案的长沙市公安局对自身的违法行为是自知理亏的。

有关江天勇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张磊律师再度前往长沙会见江天勇仍被拒绝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721/16179.html
王全璋、江天勇遭当局强派律师 家属发声明谴责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7/0616/15991.html




老家亲人遭当局骚扰 李文足表示强烈谴责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5日消息】今天,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发表声明,谴责当局骚扰她的姐姐以及姐夫们。

据悉,李文足老家的姐姐、姐夫们在几天前无故被当地公安人员找去谈话,其内容全恐吓与欺骗。公安人员围绕李文足为了丈夫王全璋四处控告为主题,称李文足被人怂恿和利用,带着老人(王全璋父母)上访(闹事),还以李文足的孩子前途作为筹码,要求李文足的姐姐和姐夫们规劝其收手,并且许诺,只要李文足“不再闹事”,可以让其儿子上最好的学校以及“上北京户口”。并称,假如李文足“不闹”,王全璋就可以判缓刑或少判几年,倘若继续“闹”只会加重王全璋的判刑。

李文足表示,王全璋无辜被抓两年多,生死不明,她前往司法机关依法控告是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而孩子上学也是合法权利,不是恩赐施舍,如果当局指望利用此事趁机拿捏控制绝不屈服;不会为当局提供的这些利益而出卖自己的丈夫。

[附李文足声明全文]
709李文足的声明

前几天,家里的姐姐、姐夫们都被当地公安找了谈话。谈话内容全都是恐吓与欺骗。

谈话内容归纳如下:

第一、李文足带着老人去上访了,你们劝劝她不要“闹”;

第二、李文足继续这样,连你们的孩子以后都要受影响,特别是想进政府机关,政审都过不了关;

第三、只要李文足不“闹”了,给她的儿子上最好的学校、上北京户口;

第四、李文足不“闹”,王全璋就可以判个缓刑和少判几年,继续“闹”只会加重王全璋的罪刑。

第五、李文足背后有人怂恿,是被人利用了,等没有利用价值就被抛弃了。

对于公安骚扰、威胁我李文足家人的无耻行为,我在此做出严肃的声明。

第一、老人的儿子、我的丈夫王全璋无辜被抓两年多,生死不明。我们去司法机关依法控告,是依法行使公民权利;

第二、整天口号喊得震天响,依法治国!依法治国!王全璋是无罪的,你们倾举国之力查了两年多,查出什么了吗?现在竟然威胁、株连王全璋妻子老家的家人,这是要上演株连九族?而且,全璋有罪无罪或罪轻罪重,怎么是取决于我李文足的表现?

第三、孩子上学是我们的权利,不是你们的恩赐施舍,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对于你们践踏人权剥夺孩子上学的权利,指望用这个拿捏我们,我们绝不屈服!至于北京户口?谢了,姐不稀罕!!

第四、利用利用,有利才能用。我为丈夫呼吁,丈夫平安回家,就叫做被人利用。我配合国宝默不作声,把丈夫送进监牢,就叫做不被人利用。这是什么理儿?

我本是默默无闻的一家庭主妇,过着平静的生活,是你们把我逼到这份上。“最好”学校你们留着吧,北京的户口你们也省省吧,我会为了这个出卖自己丈夫?怎么想的,你们?

声明人:李文足(王全璋之妻)
支持人:王峭岭(李和平之妻)
金变玲(江天勇之妻)
原珊珊(谢燕益之妻)
陈桂秋(谢阳之妻)
樊丽丽(勾洪国之妻)
刘二敏(翟岩民之妻)
王全秀(王全璋姐姐)
徐孝顺(吴淦爸爸)
2017年8月15日

有关李文足及王全璋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国保言行异常 李文足猜测王全璋或将秘密受审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4/16249.html

民生观察刘飞跃被新增“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5日消息] 本网获悉,本站创办人刘飞跃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于2017年8月8日被随州市公安局补侦结束,并再次移送随州市检察院,与此同时,被新增一个罪名——“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代理人文东海律师在会见刘飞跃时,他告诉文律师直到8月11日,随州市公安局仍然在提审他。但根据随州市公安局发给律师的短信提示,他们已经于8月8日结束补充侦查,此时提审显属法外之举。因此,文律师在会见刘飞跃后,又赶到检察院就刘飞跃提供的情况和检察院交涉,并申请调取补充侦查案卷。但承办检察官解释,案卷仍在公安局,并说是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要求公安局在审查起诉期间提供证据。文东海律师看了该规定后,发现检察院机械地理解该规定的个别字句,很显然该规定就是规定检察院可以退回补充侦查的权力,该规定第二款和第三款是对第一款的限定,其意在告诉检察院,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期间如果觉得需要公安局补充证据,可以采取退回补充侦查侦查的方式补充证据,而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要求公安局增加证据。

检察官告诉律师,是他们同意公安局在补充侦查终结后再次去看守所会见刘飞跃。文律师指出,检察院在补充侦查终结后又把案卷退回公安局并继续侦查(包括去看守所提讯刘飞跃的行为)都是违法,应当立即纠正。检察官记下了文律师的要求,同意回去再研究答复,因案卷不在检察院,检察院和文律师约定下周可以复制案卷。

刘飞跃,生于1970年2月5日,湖北省随州市人,曾任教于随州市曾都区东关学校,《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2016年11月18日被随州市公安局刑拘,同年12月23日被随州市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随州市公安局经多次延期,于2017年5月23日起诉到随州市检察院,随州市检察院于2017年7月8日将案件退回随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一个月,同年8月8日随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终结,又将案件移送到随州市检察院,刘飞跃现羁押于随州市看守所。

有关刘飞跃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刘飞跃“涉案”卷宗达26卷 律师表示因言入罪不可取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12/15976.html

广东律师葛文秀会见两个月内再被刑拘的李小玲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5日消息】本网获悉,昨天(8月14日)下午,广东维权律师葛文秀于珠海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的李小玲。

据葛文秀律师的通报称,李小玲表示自己身体状况尚算可以,五月伤残的左眼依然无法视物,由眼压不正常引发的头痛头晕等症状时有发生。李小玲称,自8月8日被刑拘起至今一个星期,尚未在看守所受到过殴打。不过,看守所不准其消费购物食品改善生活,亦不准同一仓室的人与其聊天讲话。

据本网了解,李小玲明确表示该案聘请葛文秀律师为其辩护。据悉,由于李小玲被羁押于珠海,原先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因路途遥远(蔺其磊系北京律师)无法代理,因此改由广东律师葛文秀代理,以方便来往两地办理会见当事人等的相关事务。

据公开消息显示,李小玲已是两个月内第二次被当局刑事拘留,上次刑拘是6月4日,羁押于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至7月5日被取保候审释放,随即被珠海警方带回珠海软禁。在此期间,李小玲趁人不备从软禁的宾馆逃脱,在外躲藏十几日后辗转再次到达北京,被布控多天的珠海警方截获,带回珠海后于8月8日再次被刑事拘留,两次刑拘的罪名均为“寻衅滋事罪”。

有关李小玲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广东李小玲行拘未满转刑拘 其女儿住所被抄家
http://msguancha.com/a/lanmu1/2017/0809/16232.html

2017年8月14日星期一

讨薪维权之路:“六四”能成为政府贪污工资的理由吗?

我几十年来不断地向浙江省苍南县龙港镇政府追讨被贪污(1997年至2009年)的工资未果,今年7月在网上发出了 “龙港镇明目张胆地贪污工资和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有区别吗?龙港镇组织部门索贿不成就恶意报复篡改工资级别成铁证!组织部门声称“六四”问题没解决谁也不敢给你补发工资!这是针对“六四”受害者的迫害?还是龙港镇组织部门的腐败?”的质疑。

龙港镇当即回应:“龙港镇的组织部门都集体犯傻了吗?贪污你的工资放自己口袋里了么?你大学本科毕业生这点常识都没有了么?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是一样的么?你一同参加工作人员当领导你就一样会当领导且拿一样的薪酬么?龙港镇组织部门的权利有那么大么能随便扣发在岗上班人员的统发工资么?既然铁证何不走司法程序呢? 8964光一个龙港组织部门就能说清楚么?党委、政府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你早都干嘛去了呢?现在有些人要钱的方式也真是千奇百怪,有谁见过没在岗还讨要工资的,而且还说十几万是打发要饭的,帮助处理旧事的人反而被诬陷的,也许有很多人不会相信这样事情,但是这个奇葩的事情确在某人身上发生了。”

针对龙港镇的无耻谎言作出如下的回应:

“龙港镇的组织部们的工作人员现在应该主动向纪检部门自首或者揭发内部的腐败问题以求国家宽大处理,还在这里混淆是非诋毁受害人到底还要不要脸?从目前中央公布的反腐败数据来看政府部门的犯罪往往都是集体作案,很多人未必清楚自己的行为到底是不是在犯罪,龙港镇的组织部门都集体犯傻了有什么奇怪?这叫做利令智昏!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固然不会都是一样的,一同参加工作人员有没有当领导拿的薪酬不一样都很正常,但我正当的工作权利和工资被组织部门无故剥夺,人生的轨迹被扭曲造成的伤害自然向组织部门要说法,这有错么?

试问:8964的事龙港组织部门如果说不清楚,为什么龙港镇组织部门多次要提8964的事?我的工作权利被剥夺和工资被克扣哪样跟8964有关?党委、政府固然不是今天才有,我这几十年来一直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前面政府官员腐败渎职,后面的是不是要“前腐后继”?这人世间要钱的方式本来就是千奇百怪,但只要合法都是无可指责的,到底组织部门眼睛瞎了还是脑子进水了,我明明在华东制版厂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怎么会是不在岗还讨要工资呢? 如果我是不在岗你会说赔我十几万的?说这十几万是我在龙港镇十二年的工资总和,我确实说过“这十几万是打发要饭的”,过去的工资拿来是在过去那个年代消费的,现在和过去的生活水平及物价指数都不一样了,把几十年前的工资数额放到现在才发给工作人员确实不合理。像现在政府发给那些低保的人每年的救济款项都在一万几到几万,这些人如果没有政府的救济就有可能去要饭,他们得到救济二十几年加起来也在二三十万以上,我这样说有错吗?我们没有那些共产党人为了共产主义事业可以贡献出一切那样的伟大胸怀!我要的是我应该得到的工资,这没什么可耻的,工资对于每个工作人员来说是养家糊口所必需的,但对于那些靠索取贿赂的组织部门的人而言工资可以忽略不计的,当然看不上。

帮助处理旧事的人反而被诬陷了吗?

龙港镇政府曾书面回复:“经了解,你于1987年参加工作时被派至华东制版厂、包装装潢厂(以上两个单位均已改制)等单位工作,原工资系县二轻局发放,1989年8底因”六四”事件受同学连累被拘留,1989年12月取保候审,1991年被判缓刑。1997年10月你调至龙港镇,至2009年底。因你系在编不在岗人员,龙港镇没有为你发工资(2009年苍南县在编不在岗人员的相关政策出台前,人事挂靠龙港镇的人员均未发放工资),2009年县在编人员的相关政策出台后,你返岗上班,并正常发放工资。”

很清楚!我是在二轻局被派至华东制版厂、包装装潢厂等单位工作的,我的工资是二轻局发的,我是在1997年10月因二轻局撤并被调至龙港镇的,写得很明白,我的工资关系已经转到龙港镇,龙港镇必须继续给我发工资?怎么突然变成人事挂靠龙港镇了呢?我明明在华东制版厂履行自己的岗位职责,怎么突然变成是在编不在岗的人员呢?如果龙港镇需要我回到政府工作完全可以通知我到政府报道,何况我本人已经向组织部门要求回到政府工作,组织部门推说党委会“研究研究”,却一直没有落实,却把国家发给我的工资强行领走。

组织部门作出的答复如此前言不对后语,连简单的逻辑关系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脑残了还是道德有问题?

现在龙港镇政府终于承认过去扣发的工资是不对的,但同意赔偿给我的工资金额竟然只是过去工资数字的累计,说这是依法补偿的就这么多了!如我不同意可以去法院或者劳动仲裁部门告他们,如继续在网上发表言论一切后果要我自己负责,他们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

这就是我们的龙港镇人民政府吗?他们为了掩盖扣发我工资的事实,极力将整个事件与“六四”挂上钩,试图将贪污我工资的无耻行径政治化,难道已经成为历史定论的“六四”可能作为贪污我工资的理由?

[薛振标简历]
薛振标,1989年因收留大学同学王有才,被拘留,后被判刑两年,缓期两年。
1987年7月毕业于杭州大学物理系
1987年9月—1989年7月,分配到苍南二轻局工作,同年被下派到浙江塑胶包装装潢厂工资,工资由二轻局发放, 但编制从原来答应的行政编制被改为事业编制。
1987年8月的工资被无故停发,直到97年10月,国家发给我的工资记录在人事局的挡案,我没有领到。
1989年8月19日因收留参与“六四”事件受通缉的王有才被苍南公安局收容审查,
1991年3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1989年12月25日(被取保候审)--1993年在浙江塑胶包装装潢厂继续工作,同年该厂倒闭,转到华东制版中心上班。
1993年—1997年在华东制版中心工作。
1997年11月二轻局被撤销,随龙港办事处人员被龙港镇接收,但一直不给安排工作,而我的工资却被龙港镇截留直到09年8月,只得继续留在华东制版厂工作。
1997年—2008年6月被华东制版中心派到广西南宁办事处工作。
2008年6月—2009年8月协助浙江塑胶包装装潢厂清算组工作。
2009年9月,县在编不在岗人员的相关政策出台的时候被安排工作。

屠夫吴淦案开庭 多国外交官遇阻王荔蕻送院治疗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4日消息】今天上午八点半,全球瞩目的人权案件——屠夫吴淦涉嫌“煽动颠覆”一案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秘密开庭审理。据现场传出的消息称,法院附近戒备森严,周边道路封闭管控,警方设置路障和关卡对过往行人进行身份查验,四周布满戴备耳机和记录仪的便衣人员,“非路人”(前往围观该案者)在被查验身份后随即带上停泊路边的商务车送离现场,气氛十分紧张。

上午八点左右,十几名多国外交官(美、英、加、德、欧盟等)来到天津二中院现场,要求旁听该案,随即被大批便衣人员包围,不断被推搡和驱赶,外交官们在停留半个小时后被“劝离”现场。

与此同时,到达法院现场附近的北京王荔蕻、湖南朱承志、老道刘星、王译、丁汉忠女儿丁玉娥,湖北鲍乃刚等十几名维权人士在被查验身份后陆续带到法院附近的挂甲寺派出所。期间,北京王荔蕻心脏病发作,在再三要求下派出所才致电120将其送去医院救治。

据本网了解到的情况,截止今日傍晚,现场被捕人士均被分散带到天津的其他派出所。具体情况如下:王荔蕻已被北京国保接回北京,随即送到医院留院治疗,暂时无大碍;丁汉忠女儿丁玉娥已被山东老家国保接走;鲍乃刚被湖北京山县国保带到天津机场准备搭乘前往武汉的班机离开;王译已被河南老家接走,在天津住宿一晚,明日离开。据闻,朱承志被天津警方拘留,具体拘留天数未知。其他被捕人士暂时未有进一步消息,各人的手机均已关机,失去联系。

下午五点,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发布新闻稿,其中提到“被告人认可其行为触犯了刑事法律,构成了犯罪”,并重申“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向法庭充分发表了辩护意见,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依法享有的各项诉讼权利得到充分保障”,案件将择期宣判。

法律界人士认为,新闻稿中所提到“认可”一词是在刻意误导公众,欲将舆论引导至“吴淦已认罪”的“事实”结果,将该案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让严重侵犯人权的屠夫吴淦一案在法理上占据上风,从而消解该案以及整个“709大抓捕”事件的国际关注度。

有关屠夫吴淦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屠夫吴淦案开庭前 余文生律师被软禁限制自由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4/16248.html
屠夫吴淦或将秘密审判 欧洲律协致信习近平表关注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2/16242.html
狱中屠夫吴淦血压过高 其父徐孝顺被带回福建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2/16241.html
称有机密信息 屠夫吴淦将遭秘密审判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9/16231.html




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国保言行异常 李文足猜测王全璋或将秘密受审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3日消息】今天下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发出消息称自己被多人尾随跟踪,石景山区国保副支队长陆凯声言可以开车送李文足前往天津。李文足形容听到此话时感到“毛骨悚然”,随即联想到丈夫王全璋可能会在近期秘密受审。

据悉,今天上午十一点钟,李文足从目前暂住的李和平和王峭岭的家出门准备购物,发现身后有多人尾随跟踪。细看之下发觉跟踪者为石景山区公安分局国保人员,同时发现国保的商务车停靠路边,石景山区国保副支队长陆凯声言可以开车送李文足前往天津。李文足当即回绝了国保的“好意”,并对围着自己拍照录像的国保人员表示抗议,国保头目竟然以竖中指予以回复,十分嚣张。

李文足表示,屠夫吴淦涉嫌“煽动颠覆”一案即将秘密开庭,这几天已经相继传来多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消息。其中包括粱小军律师、余文生律师、翟岩民刘二敏夫妇、福建孙涛等人,都被警告或软禁,不准出门前往天津围观或声援。但今天,国保却主动要求开车送她去天津。李文足联想起过去有多个“709”案家属被骗到天津后,一家人随即遭到当局软禁。特别是今年4月28日,李和平律师被秘密审判当天,几十个国保来到王峭岭所住小区楼下计划诱骗王峭岭前去天津与李和平律师“团聚”,结果被王峭岭识穿诡计不果,十天后李和平安全回到北京家中。

李文足称,种种迹象表明,王全璋的案子可能在近期会有新进展,猜测该案亦有可能进行秘密审判。

有关王全璋律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再发声明表示拒绝官派律师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7/0725/16194.html
李和平被秘密审判获缓刑王峭岭坚拒去天津“团聚”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0429/15797.html

以下是跟踪李文足的国保人员照片:




屠夫吴淦案开庭前 余文生律师被软禁限制自由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3日消息】本网获悉,北京知名律师余文生日前被软禁在家,不准离开住所,不准前往天津围观明日不公开开庭审理的屠夫吴淦案。

据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女士讲述,昨天(8月12日)上午九点,其住所突然停电,到十点有两名自称北京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的民警(无制度穿便衣)上门警告余文生律师不许出门。十一点半,余文生准备出门用餐,被八角居委会主任和另一老太太拦住,不准其离开,现场还有6个自称八角派出所但未穿制服的民警。

由于这段时间余文生律师的妻儿不在北京,家中无人做饭,外卖无法上楼,又不准出门购买,因此这两天余文生只能食用石景山区国保送过来的盒饭。除了盒饭的质量极差之外,还未能按时吃饭,昨晚延至十点才吃晚饭,而今早连早餐都没得吃。

许艳表示,一家人对石景山国保的做法极为愤怒,当局如此对待没有违法行为的公民,随意限制人身自由,这些滥用职权的违法者竟然无法监督和追究责任,实在很荒谬。

相关报道:公民朋友探望余文生律师 并前往司法局举牌声援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7/0721/16183.html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在押异议人士杨天水罹患脑瘤 保外就医急需手术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2日消息】本网获悉,正在南京监狱服刑的中国民主党人、知名异见人士杨天水于昨日被查出患有脑瘤,南京监狱当局急忙通知家属前往办理保外就医手续。

据悉,杨天水将在今年十二月刑满,还有四个月就可以获得释放。杨天水的姐夫和外甥正在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家属亦正在联系国内医院以及正在寻求帮助前往国外进行手术治疗的可能性。

据公开消息显示,杨天水,江苏人,中国民主党苏皖地区领导人之一,曾经因为“八九事件”入狱10年。2005年12月,因筹备“中国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被捕入狱,2006年5月16日,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入刑,判处有期徒刑12年,2017年12月将刑满释放。杨天水曾于2008年4月28日,获得美国笔会颁发“2008年笔会暨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PEN/Barbara Goldsmith Freedom to Write Award)。

据家属透露,早在2009年,杨天水健康就出现问题,当时就查出患有结核性肠道炎、结核性腹膜炎、糖尿病、肾炎、肺炎、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监狱当局曾将杨天水送至监狱医院治疗,由于监狱医院的医资条件有限加上监狱当局的假意应付,杨天水病情一直未能得到针对性的治疗,家属探访时发现杨天水面部、手脚均有出现浮肿病症。当时家属曾多次向监狱当局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均遭到拒绝。

有关杨天水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知名异议人士杨天水狱中病重住院 家人期待
异议人士杨天水狱中欲申诉 律师被拒会见

北京李和平收警告书 疑与屠夫案开庭有关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2日消息】本网从王峭岭处获悉,“709”案被判三年缓刑四年的李和平律师于昨日收到北京市朝阳区司法局发出的“社区矫正警告决定书”,决定书中李和平被称作“社区矫正人员”,声称李和平在接受社区矫正期间擅自离京,违反了《北京市社区矫正实施细则》中的有关规定,决定给予警告。

王峭岭告诉本网,大概两个月前(6月7日),当时李和平、李春富兄弟俩刚刚获释,恰逢他们的母亲生日(6月8日),于是,李和平按照有关规定向居住地司法所递交了回乡申请,但司法所工作人员故意刁难,一姜姓民警甚至称呼李和平为“罪犯”,当即遭到李和平的怒斥。由于司法所故意不批准李家兄弟回乡给母亲祝寿,李和平毅然联同李春富以及家属回到老家河南信阳罗山县,并顺路探访了江天勇父母。虽然第二天李春富从县城接儿子回家时发生了被带派出所问话的事情,但李和平、李春富还是和家人一起愉快地为母亲祝寿。 王峭岭表示,此事发生已经有两个月,但当局突然之间用此事给李和平发警告书,猜测可能与8月14日即将不公开开庭审理的屠夫吴凎涉嫌“煽动颠覆”一案有关,当局担心李和平会前往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围观该案,想用“警告书”来震慑李和平,令其打消出行念头。

王峭岭还表示,李和平并未表示是否前往天津,但这是丈夫个人的自由,作为妻子当然支持丈夫所有的正义行为。王峭岭重申 ,丈夫李和平被羁押的两年里自己已经锻炼得更加坚强和无惧,一直为丈夫感到骄傲。

有关李和平律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李和平、李春富回乡探亲 被带派出所问话

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

联署声明:还刘霞及海祭者自由


刘晓波先生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下于7月13日逝世后,其遗体被迅速火化,骨灰被撒入大海,令群众难以进行悼念。中国政府同时软禁其家属不得与外界联络,甚至对悼念他的民众展开严厉打压。 

刘霞自刘晓波于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长期遭到中国政府的非法软禁、骚扰和严密的监视,除少数亲友外,被禁止与任何人联系,这使她患上严重抑郁症;她同时亦患有心脏病。而自刘晓波7月15日海葬以来刘霞更一直无法与外界接触,连家属也不能直接同刘霞通话联系。 

中国政府同时对哀悼刘晓波的中国公民进行了残酷的打压。多个地方陆续有公民被短暂拘留,更甚者,刘晓波头七当晚,十数名公民在广东新会海边祭奠悼念,两日后警方即对参与海祭的人士展开大肆搜捕,迄今已刑事拘留卫小兵、刘广晓、李舒嘉、何林(何霖)、汪美菊(汐颜)和秦明新六人,关押在广东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据悉截至至今搜捕没有停止,部分参与者被抄家,对海祭进行网上直播的香港有线电视所聘用的广州司机,也一度被拘留在新会看守所,后在舆论压力下方得获释。 

刘霞的“罪”,在于她既是刘晓波妻子,又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人;海祭6人的“罪”,在于作为公民,敢于表达对另一位公民的支持及哀思。中国政府的敏感与荒谬,在针对刘晓波先生的一系列株连中表露无遗。生者不得自由,逝者何以安息。 

我们在此强烈要求:
中国政府应停止对于刘霞的非法软禁、骚扰和严密监视。
立即释放六名海祭者:卫小兵、何霖、汐颜、刘广晓、李舒嘉、秦明新,保障中国公民自由表达的权利。
停止打压悼念、祭祀刘晓波的民间行动,还刘霞自由,还公民自由。 

【聯署聲明:還劉霞及海祭者自由】 

劉曉波先生在當局的嚴密監控下於7月13日逝世後,其遺體被迅速火化,骨灰被撒入大海,令群眾難以進行悼念。中國政府同時軟禁其家屬不得與外界聯絡,甚至對悼念他的民眾展開嚴厲打壓。 

劉霞自劉曉波於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長期遭到中國政府的非法軟禁、騷擾和嚴密的監視,除少數親友外,被禁止與任何人聯繫,這使她患上嚴重抑鬱症;她同時亦患有心臟病。而自劉曉波7月15日海葬以來劉霞更一直無法與外界接觸,連家屬也不能直接同劉霞通話聯繫。 

中國政府同時對哀悼劉曉波的中國公民進行了殘酷的打壓。多個地方陸續有公民被短暫拘留,更甚者,劉曉波頭七當晚,十數名公民在廣東新會海邊祭奠悼念,兩日後警方即對參與海祭的人士展開大肆搜捕,迄今已刑事拘留衛小兵、劉廣曉、李舒嘉、何林(何霖)、汪美菊(汐顏)和秦明新六人,關押在廣東江門市新會區看守所,據悉截至至今搜捕沒有停止,部分參與者被抄家,對海祭進行網上直播的香港有線電視所聘用的廣州司機,也一度被拘留在新會看守所,後在輿論壓力下方得獲釋。 

劉霞的「罪」,在於她既是劉曉波妻子,又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海祭6人的「罪」,在於作為公民,敢於表達對另一位公民的支持及哀思。中國政府的敏感與荒謬,在針對劉曉波先生的一系列株連中表露無遺。生者不得自由,逝者何以安息。 

我們在此強烈要求:
中國政府應停止對於劉霞的非法軟禁、騷擾和嚴密監視。
立即釋放六名海祭者:衛小兵、何霖、汐顏、劉廣曉、李舒嘉、秦明新,保障中國公民自由表達的權利。
停止打壓悼念、祭祀劉曉波的民間行動,還劉霞自由,還公民自由。 

【Joint Statement: Free LIU Xia and the Mourners of LIU Xiaobo】 

Mr. LIU Xiaobo died on July 13th under the strict control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fter his passing, his body has been cremated very quickly, and his ashes scattered to the sea, making it difficult for the public to mourn hi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also put his family members under tight surveillance, stopping them from contacting the outside world. Citizens mourning LIU Xiaobo have faced severe reprisals. 

Since LIU Xiaobo was awar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in 2010, LIU Xia has been subjected to illegal house arrest, harassment and strict surveillance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he has been forbidden to contact anyone except a few friends and relatives, which causes her to suffer from severe depression; at the same time she also has heart disease. Since LIU Xiaobo’s sea-burial on July 15th, LIU Xia has been unreachable by the outside world; not even family member can contact her directly by phon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also brutally suppressed Chinese citizens who mourned LIU Xiaobo. Supporters from across the country have faced short term detention. The most severe crackdown had occurred in Guangdong; on the seventh evening of Mr. LIU Xiaobo’s passing, about a dozen citizens held a memorial by the seaside in Xinhui, Guangdong. Two days later, the police launched a massive search and arrest effort targeting the participants. So far six people have been placed under criminal detention, namely WEI Xiaobing (卫小兵), LIU Guangxiao (刘广晓), LI Shujia (李舒嘉), HE Lin (何林/何霖), WANG Meiju(汪美菊/汐颜), and QIN Mingxin(秦明新). They are detained in Guangdong Jiangmen City Xinhui District Detention Center. Till now the investigation is still ongoing; several participants have their house searched, and even the Guangzhou driver employed by Hong Kong Cable TV, which had made a live broadcast of the memorial, had also been briefly detained in Xinhui Detention Center. The driver was only released under strong public pressure and criticism after his case had been widely reported. 

Being the wife of Liu Xiaobo, as well as a person with independent thinking, were Liu Xia's only "crimes"; as was daring to express their support and grief for their fellow citizen was the only "crime" of the Guangdong six. The hypersensitivity and absurdity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ve been revealed by this series of guilt by association cases surrounding LIU Xiaobo. How could the departed rest in peace while the living are not free? 

We strongly demand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ust stop the illegal house arrest, harassment, and surveillance of LIU Xia.
Immediately release the six mourners, namely WEI Xiaobing (卫小兵), LIU Guangxiao (刘广晓), LI Shujia (李舒嘉), HE Lin (何林/何霖), WANG Meiju(汪美菊/汐颜), and QIN Mingxin(秦明新).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of Chinese citizens must be protected.
Stop suppressing the mourning and commemoration of Mr. LIU Xiaobo. Free LIU Xia and the citizens. 

签名发起机构 (42個,以字母排序):
Initiators (42 organisations, in alphabetical order): 

木鐸同行
Action Moveit 

精算思政
Act Voice 

思政築覺
ArchiVision 

海外香港華人民主人權促進會
Association of Overseas Hong Kong Chinese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做個聰明選民
Be A Smart Voter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英國支援中國民運行動
Chinese Solidarity Campaign 

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
City Concern of Christian Fellowship Hong Kong 

思言行
Civil Renaissance 

民生观察工作室
Civil Rights and Livelihood Watch 

民主中国
Democratic China 

中国权益捍卫者亲友会
Families and Friends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思言財雋
Financier Conscience 

自由刘晓波工作组
Freedom for Liu Xiaobo Action Group 

波士頓港澳之友社
Friends of Hong Kong and Macau of Boston 

「九十三」運動協會 (西藏前政治犯組織)
Guchusum Movement Association of Tibet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良心理政
HK Psychologists Concern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Hong Kong Social Workers' General Union 

权利运动人权服务中心
HRCCHINA Human Rights Service Center 

人权观察组织
Human Rights Watch 

國際西藏網絡
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IT 呼聲
IT Voice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Justice and Peace Commission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e 

保衛香港自由聯盟
League In Defense Of Hong Kong's Freedom 

卡加利中國民主促進會
Movement for Democracy in China (Calgary) 

婦女參政網絡
Network for Women in Politics 

華人民主書院
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NY4HK
New Yorkers Supporting Hong Kong 

護政
Nurse Politik 

法政匯思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進步教師同盟
Progressive Teachers' Alliance 

社工復興運動
Reclaiming Social Work Movement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
Taiwan Association for China Human Rights 

台灣人權促進會
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台灣教授協會
Taiw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 

天安門母親運動
Tiananmen Mothers Campaign 

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
Toronto Association for Democracy in China (TADC) 

撐傘落區運動
Umbrella Blossom 

溫哥華香港之友
Vancouver Friends of Hong Kong 

溫哥華支援民主運動聯合會
Vancouver Society in Support of Democratic Movement

湖南谢阳获准外出会友 但需每四小时汇报一次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1日消息】本网获悉,长沙谢阳律师于日前获得有限度的自由,当局允许他出来会见朋友,但需要每四小时向有关部门汇报一次自己的行踪等具体信息。

据悉,谢阳于近日从被软禁的农家乐搬回自家位于长沙岳麓区猴子石大桥西侧的阳光100国际新城湖南大学教师公寓居住。据闻当局照样派出二十几个人24小时对其轮流监管看守。

今天,谢阳被当局允许出来会见朋友,目前已有多位朋友与谢阳见面并小聚。当局要求其每隔四小时汇报一次,包括行踪、约见谁等具体信息。谢阳称,当局有没有在其外出会友时派人跟踪或监视不好说,但并不影响他与好友相聚的喜悦心情。

早前,谢阳妻子陈桂秋曾爆出当局租下她家隔壁那套房屋,并在她家门前走廊安装铁栅栏,且配有指纹锁,非当局人员无法自由出入她家。谢阳称,已与当局达成共识,尽快拆除铁栅栏和指纹锁,不过目前铁栅栏依然存在,谢阳出入自家必须通过看管人员同意并打开指纹锁才可以。

目前,谢阳尚未正式开始投入律师工作,至于何时重返律师事务所上班,谢阳笑称,暂时未知,眼下就当先修身养性一段时间,工作之事以后再讲。

有关谢阳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湖南谢阳律师遭软禁 住所被栅栏围住并装指纹锁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2/16217.html


屠夫吴淦或将秘密审判 欧洲律协致信习近平表关注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1日消息】屠夫吴淦涉嫌“煽动颠覆”一案或将秘密开庭审理。今天,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主席鲁思文·格默尔(Ruthven GemmellWs)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吴淦。

格默尔主席在信中这样描述屠夫其人:他(吴淦)是一名人权活动家,尤其以在网络上声援冤假错案、行为艺术街头抗议著称。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认为,中国当局对吴淦的羁押和审判,仅仅是因为其合法且和平地致力于推动和保障中国人权的工作,鉴于此,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敦促习近平阁下立即释放吴淦。

另外,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也希望中国当局能够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障中国所有律师的身心健康,并且保障他们能够履行其所有职责而不受到恫吓、妨碍或不适当的干涉。

附格默尔主席书信原文:

2017年8月11日,布鲁塞尔
主题:就吴淦先生被关押及闭门审讯表达关注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我仅此代表由45个国家律师公会、超过一百万欧洲律师组成的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给您写信。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非常强调对人权和法治的尊重,并且尤其关注全世界人权捍卫者的状况。

在此,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希望向您表达对持续遭受羁押的吴淦先生的关注。他是一名人权活动家,尤其以在网络上声援冤假错案、行为艺术街头抗议著称。2014年,他以行政助理的身份加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而这个律师事务所在2015年时被授予了欧洲律师协会人权奖。

据我们了解,2015年5月20日,在参与声援了江西乐平冤案后,吴淦先生被警方拘捕,并被羁押于福建省。他曾被江西警方给予10天行政拘留的处罚,但是在拘留天数尚未届满之时,警方又决定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刑事拘留。2015年7月3日,吴淦先生被警方正式逮捕,之后持续羁押19个月无法与外界联系,直到2016年12月9日。在此期间,当局拒绝了吴淦辩护律师多次要求会见的请求,理由均为案件涉及国家安全,会见将有碍侦查或者泄露国家秘密。2017年1月4日,吴淦先生被正式起诉。

根据我们的消息,吴淦先生曾告知其辩护律师,他在关押期间遭遇酷刑,当局曾强迫他认罪并接受官方指派的律师。当吴淦先生遭遇酷刑的消息被传播后,他被再次禁止在2017年4月6日至2017年6月12日期间会见律师。

2017年8月8日,吴淦先生的家属透露,吴淦案将于2017年8月14日周一上午8时30分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开庭审理。法院以案件涉及国家安全及机密信息为由要求闭门审讯。

鉴于此,欧洲律师协会希望您能注意到《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关于保证律师履行职责的第16、17条(附后)。

综上所述,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敦促阁下立即释放吴淦先生,因为我们相信对他的羁押和审判,仅仅是因为他合法且和平的、致力于推动和保障中国人权的工作。另外,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也希望您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障中国所有律师的身心健康,并且保障他们能够履行其所有职责而不受到恫吓、妨碍或不适当的干涉。

此致,
鲁思文·格默尔(Ruthven Gemmell WS)
欧洲律师协会理事会主席

附《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第16、17条:

16.各国政府应确保律师
(a)能够履行其所有职责而不受到恫吓、妨碍或不适当的干涉;
(b)能够在国内以及国外旅行并自由地同其委托人进行磋商;
(c)不会由于其按照公认的专业职责、准则和道德规范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而受到或者被威胁会受到起诉或行政、经济或其它制裁。
17.律师如因履行其职责而其安全受到威胁时,应得到当局给予充分的保障。

有关屠夫吴淦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狱中屠夫吴淦血压过高 其父徐孝顺被带回福建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1日消息】屠夫吴淦涉嫌“煽动颠覆”一案,即将于8月14日上午八点半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但当局以“机密内容”为由坚持不予公开审理。

今天下午,屠夫吴凎的辩护人燕薪律师会见了当事人,并得知他最近血压偏高(高压达到170多,低压超过100)伴有头痛、头晕等高血压症状,致使胃口欠佳睡眠质量差。屠夫吴淦表示已向有关部门提出要求做全身检查,并已向法院申请延期审理,但未获同意。

此外,身在北京的屠夫父亲徐孝顺昨天被福建过来的国保控制,今天已被强行带回福建。据悉,徐孝顺这两天正计划前往天津,参加屠夫吴淦的开庭审理。

与此同时,律师粱小军因在推特上转发屠夫父亲徐孝顺所发布的有关该案的开庭通知,今天中午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的名义传唤3小时,并被警告“十九大”前后不得就“709”系列案件发声。警方告诫粱小军“管住自己的腿,管住自己的嘴”。

据社交媒体多个消息来源显示,全国多地维权活跃人士均不同程度受到当局警告、威胁不准前往天津围观该案。据多位网友反映,近期,网络上发布有关该案以及屠夫吴凎的信息多数被屏蔽,甚至封禁。

有关屠夫吴凎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称有机密信息 屠夫吴淦将遭秘密审判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9/16231.html

屠夫父亲徐孝顺

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福建孙涛拘留届满获释 手机仍被扣押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0日消息】本网从福建孙涛的哥哥那里获知,早前被行政拘留五天的福建南平维权人士孙涛今日届满释放,但私人手机仍被警方扣押。

据悉,孙涛的哥哥是在收到警方电话通知后前往南平拘留所接孙涛,上午九点多顺利接到孙涛。目前孙涛的个人手机仍然被扣在派出所,今天下午,孙涛曾前往派出所交涉,要求拿回自己的手机,但警方表示暂时还不能将其手机归还,并未出示合理理由。

据孙涛哥哥讲述,孙涛在今天早上从拘留所释放后曾回到他父亲家中,但下午五点时,孙涛已离开南平不知去向。其哥哥猜测孙涛去了外地,至于前往何处不得而知。

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屠夫吴淦一案即将于14日在天津二中院开庭,当局为免诸如孙涛这种维权活跃人士前往围观,采取扣押个人手机等手段阻止前往,尽量将案件开庭的现场效应减到最低。随着当局对群体事件镇压力度的增强,也显示维稳工作的紧迫性,同时,更加彰显社会不满情绪正在不断积蓄。

有关福建孙涛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福建孙涛被铁路派出所拘留 称其辱骂殴打民警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5/16225.html

山东丁汉忠今被判死缓 法院外戒备森严

【民生观察2017年8月10日消息】今天,发回重审的“丁汉忠案”开庭宣判,当事人丁汉忠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起诉书特别注明,对丁汉忠限制减刑,另外丁汉忠还需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一定数额的款项。

至于法庭现场,今天上午,山东昌乐县城郊法庭附近道路已经封锁,大量警察、特警、交警以及便衣于法庭周边布控,对于来往行人和车辆特别紧张,靠近法庭大门的行人一律查验身份。据身在现场的维权人士辛巴讲述,除了法庭大门这边戒备森严,连对面马路都布满警力,今天现场去了大概二十多名访民和公民朋友,但无一例外能够进入法庭大门。辛巴特别提到一个情况,现场有大量黑社会人员,对围观的公民朋友推搡驱赶,同时用污言秽语谩骂和威胁,甚至追打几位中年女性访民,但警方人员却视若罔闻,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开庭宣判不够半个小时就结束,警力陆续撤销,围观的公民朋友相继离开现场。现场多位朋友表示,今天的开庭宣判现场警方未带走任何人。

相关报道:发回重审的“丁汉忠案”将于8月10日宣判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808/16229.html



内蒙古“宋月芳案”再次开庭 律师要求检方回避

[民生观察2017/8/10消息]本网获悉,昨天宋月芳敲诈勒索罪改寻衅滋事罪一案在内蒙乌兰察布市商都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

内蒙访民古宋月芳因实名举镇政府官员,遭到打击报复陷害,于2015年12月10日被以涉嫌“敲诈勒索政府罪”抓捕,案件由王振江律师担任辩护人。王振江律师接案后调阅卷宗时发现:“该案进入侦查时就由化德县侦查机关牵头,县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法院两名院长及刑庭庭长、检察院两名检察长参加的集体通案会议。会上法院和检察院的主要领导均发表了定罪意见。然而该会议严重违反了侦查权、起诉权和审判权的三权独立原则。同时也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即未审先判!”

本案严重违法,明显的制造着权大于法的窝案。在王振江律师的据理力争下,2016年6月15日宋月芳的罪名又被改为“寻衅滋事罪”,案件转到乌兰察布市商都县检察院起诉。案件延期一次,退回补充侦查两次。宋月芳的“敲诈勒索罪”是因政府给她两万元钱,不要不行。而后就成了该罪名的事实依据。强大的政府被小小老百姓敲诈了,奇葩案罪名难以成立。2017年3月27日商都县检察院变更为“寻衅滋事罪”起诉于该县法院。2017年8月9日开庭审理的时候,王振江律师在法庭上依法申请公诉方回避,案件定于8月25日开庭。

有关内蒙古“宋月芳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宋月芳家属电话:15247455476

相关报道:内蒙访民宋月芳被以敲诈勒索罪批捕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6/0205/13907.html

2017年8月9日星期三

张皖菏、刘星遭口头传唤后获释但手机被扣

【民生观察2017年8月9日消息】本网获悉,目前暂住河北邢台的维权人士张皖菏(张卫红)和刘星于下午四点被当地派出所传唤带走,到晚上九点,人已获释,但两人手机仍被扣押。

据悉,今天下午四点钟,张皖菏接到自称邢台市桥东区西门里派出所民警打电话声称“因取保有些事要找谈话”,张皖菏当即表示“你有什么事想干什么就直接说,别扯取保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取保”,随即挂断电话,五六分钟后,就有派出所民警敲门,称有事要谈。进门后民警声称查验两人身份证,并对张皖菏表示对其口头传唤,在被问及口头传唤的法定事由时,对方含糊其辞只称到达派出所后会告知。僵持之下,民警要求刘星也需前往派出所,声称核实其身份。到达西门里派出所后,两人被强行扣押了随身携带的手机,并将两人隔开分别看管,进行简单询问后就不予理睬。直至晚上八点多,一个自称是桥东区公安分局的便衣简单询问后将两人释放,但手机需要扣押一两天。

网友刘先生分析认为,张皖菏、刘星二人一直属于街头活跃行动派人士,他们曾参与围观的案例多不胜数,而接下来的8月14日将开庭审理屠夫吴凎一案,虽然官方以“补充侦查案卷中含有机密内容”而坚持不予公开审理,但当局为免张皖菏、刘星前往围观,加上邢台到天津距离并不远,于是出此下策用扣押手机的方式阻止二人出行。

有关张皖荷、刘星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张皖荷、刘星被约谈 威胁不准发敏感内容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625/16017.html


南昌龚新华遭跨省抓捕 发出求救急需法律援助

【民生观察2017年8月9日消息】本网获悉,日前,江西南昌异见人士龚新华发出求救消息称自己被南昌警方从广州跨省抓捕,带回南昌后被带到江西省精神病院做鉴定。龚新华称接下来可能是收监(刑拘)或者其他(黑监狱和精神病院),要求大家帮通知(寻找)律师,并指出办案单位为南昌市公园派出所。

据知情人广州王爱忠透露,龚新华被带走前找过他,龚新华表示,前往广州暂住是要避开南昌警方对其的长期骚扰,其感觉江西警方想对其下手,估计南昌警方不会前去广州找他,结果当日即被南昌警方找到并带走。王爱忠认为,因为屠夫吴凎一案即将开庭,紧接着下个月福建召开金砖会议,“十一”国庆将至,“十九大”临近,加上龚新华最近比较活跃,参与举牌和支持郭文贵爆料等活动,南昌地方官员考虑到维稳风险,将其暂时收监或者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进行控制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据公开消息显示,龚新华曾于2008年12月至2011年3月的两年零四个月间,被南昌警方“关押”在江西省精神病院“治疗”,并对其发放了残疾人证(四级精神病类)。

据本网了解到,公义人士正在计划为龚新华的被捕发起紧急小额募捐,并正联络律师,准备尽快有律师前往南昌公园派出所跟进此案。

有关龚新华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南昌龚新华要求关注“六·四”抗命军人被送精神病院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ershijiuqi/2014/1208/11444.html


广东李小玲行拘未满转刑拘 其女儿住所被抄家

【民生观察工2017年8月9日消息】今日上午,北京周莉发出消息称,广东李小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珠海警方刑事拘留,目前关押在珠海看守所。

本网联系了周莉,她称收到李小玲家属的消息后得知此事。据其讲述,广东李小玲自六月初因为“光明行”照片事件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取保候审,由珠海警方接回当地软禁于宾馆内,上个月(7月)中旬,李小玲从宾馆逃跑出来,后再次于7月27日辗转到达北京,在北京火车站被珠海警方布控人员截获,随后又被带回珠海,并对其作出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行拘本该8月8日到期,但珠海警方在8月6日突然对其采取刑事拘留,重新将其收押。

与此同时,李小玲女儿的住所被珠海警方搜查,查抄带走一定数量的文字类物品(上访以及诉讼等材料),并搜走朋友赠予李小玲的国民党徽章等个人物品。

另外,据李小玲家属透露,三日前,已经因为“广东公民新会海边祭奠刘晓波案”而被新会警方刑事拘留羁押于新会看守所的何霖使用了手机,并用语音功能与李小玲家属联系,询问有关李小玲的情况。经李小玲家属再三确认,确为何霖本人。周莉表示,此事比较奇怪,甚至诡异,从目前掌握的信息看,未知具体情况。

据本网目前所了解的情况,李小玲之前的辩护人北京维权律师蔺其磊正在安排行程,准备尽快前往珠海看守所会见李小玲。

有关李小玲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广东李小玲从黑监狱逃走 抓回后遭拘留十天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01/16212.html


2017年8月8日星期二

称有机密信息 屠夫吴淦将遭秘密审判

【民生观察2017年8月8日消息】本网从徐孝顺处获悉,屠夫吴凎案将于8月14日上午八点半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第一法庭开庭审理。

据吴凎父亲徐孝顺介绍,昨日,屠夫吴凎案庭前会议在天津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总队会议室召开,该案辩护人葛永喜和燕薪律师参加。会议结束后,徐孝顺立即与律师取得联系询问庭前会议情况,律师表示,因法院认为该案补充侦查案卷材料中含有机密内容,因此决定不予公开审理。律师当场提出质疑,但法院仍然坚持不予公开审理的决定。

屠夫吴凎一案发生已经长达两年多,国内外网络自媒体和媒体一直广泛报道,加上整个“709大抓捕”的轰动效应,令屠夫吴凎更加受人瞩目。

网友刘先生认为,当局以“机密内容”作借口进行秘密审判的动机很明显,目的为了消退“709大抓捕”的热点效应,同时掩盖两年多以来对律师和维权公民的大面积打压事实,将大规模侵犯人权事件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不过,在信息极不对称的管控下,秘密审判带来的效应反而可能会更大。

有关屠夫吴凎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律师会见屠夫吴淦 该案计划在8月7日召开庭前会议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4/16220.html


闻宇律师会见汪美菊 天天提审外加强迫劳动

【民生观察2017年8月8日消息】今天上午,闻宇律师在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会见了因在新会海边祭奠刘晓波而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拘的维权人士汪美菊(@汐颜),得知她依然天天被警方提审,空余时间还被要求在劳作工厂免费做手工活。汪美菊称,看守所内气温炎热,条件艰苦,伙食很差,只能靠大家存的生活费买点东西添点口味,她请律师转达对大家的感谢。会见结束离开看守所时,闻宇律师为汪美菊存款五百。

据悉,昨天(8月7日)上午,付爱玲律师前去新会区看守所,在等待期间来到存钱窗口登记并将卫小兵、何林、刘广晓、李舒嘉、汪美菊、秦明新六人的名字及六百元钱交给工作人员。稍后,工作人员查询电脑后告知,可以为刘广晓、李舒嘉和秦明新存钱,其他三人不行,询问付爱玲律师与卫小兵、何林是什么关系,并称“我们内部开会了,只能家属存钱”。在律师再三要求出示法律依据后,工作人员拨通上级领导电话后解释“卫小兵等三人的存款余额不能超过两千元的规定限制”。

上午九点,付爱玲律师进入看守所登记、递交材料办理会见手续要求会见汪美菊。工作人员表示,汪美菊在八点半被警方提审,并出示提审登记表,告知律师明天再来,对方称警方经常会提审至下午。离开时,付爱玲律师预约了第二天闻宇律师的会见要求,使得今日闻宇律师的会见基本顺利。

有关本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因祭奠刘晓波广东再抓一人 汐颜会见律师叙述抄家经历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2/16216.html



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发回重审的“丁汉忠案”将于8月10日宣判

【民生观察2017年8月7日消息】本网从丁玉娥处获悉,发回重审的“丁汉忠案”将于8月10日(星期四)上午九点半钟在山东潍坊昌乐县城郊法庭公开宣判。

据公开消息显示,“丁汉忠案”几经波折,发回重审的之后于2017年1月6日开庭,审理后一直没有下文。上个月(7月)曾传出7月28日公开宣判,但当局随后又取消宣判,当时称并没有具体时间表。

丁玉娥表示,暂时还不知道父亲丁汉忠的判决会是如何,也没有想过万一父亲罪名成立将会给整个家庭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自己一定会坚强地走下去,一直到黎明来到。丁玉娥感谢大家一如既往地对“丁汉忠案”的关注、支持和帮助。

有关“丁汉忠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燕薪律师获知“丁汉忠案”宣判延期 改期不明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726/16196.html

“苏州大抓捕”后续:常熟徐文石遭批捕

【民生观察2017年8月7日消息】本网从隋牧青律师处获悉,苏州大抓捕之一的常熟维权人士徐文石于8月4日被批准逮捕,家属于今日收到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寄来的逮捕通知书,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于苏州市第二看守所。

据公开消息显示,徐文石于本年3月20日上午被苏州市相城分局带走调查,当日下午家中被警方查抄,带走部分个人物品。当时警方采用的是“跨境”抓捕,身居常熟市的徐文石由相城分局办案,徐文石被抓后,警方随即以“寻衅滋事罪”对其采取“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即强迫失踪)。

在徐文石被“监居”期间,其辩护人广州知名人权律师隋牧青曾多次前往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要求会见当事人徐文石,但每次均遭到苏州警方的非法拒绝。隋牧青律师表示,遭遇这样的情形,着实一种无力感充斥着自己的情绪,作为辩护律师实在有道不出的无奈。

另外,隋牧青律师透露,在徐文石被“监居”一个多月后,其妻子温玉霞女士也被抓捕,同时被抓的还有常熟的维权人士余凤宝女士,据闻,余凤宝女士曾用以头撞墙的方式进行抗争。隋牧青律师称,目前未知两位女士的具体情况,估计也跟徐文石等人一样,罪名都是“寻衅滋事”。

有关“苏州大抓捕”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常熟徐文石被刑拘被抄家夫人被传唤四小时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322/15620.html
“苏州大抓捕”持续 徐文石妻子温玉霞突然被抓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23/16011.html


福建维权公民陆祚钰遭绑架 警察不查纵容犯罪

[民生观察2017/8/7消息]本网获悉,日前福建省宁德市屏南维权公民陆祚钰接到河北省故城县公安局电话,对于她向12389举报故城县青罕派出所有案不查,枉法纵容犯罪事项不予立案受理。同时口头告知说关于她请求公开遭绑架一案信息及处理结果的申请不属该局职责范围。

陆祚钰对故城公安有案不查,纵容犯罪的枉法行为及作为青罕派出所上级公安机关的故城县公安局不受理控告的做法表示强烈愤慨!

为此,陆祚钰详细讲述了帝都遭绑架的惊魂一幕:原来因朋友的女儿要在北京某医院动手术,陆祚钰得知消息后于2017年5月14日匆忙间抵达帝都北京,到医院看望慰问病人。当天约10时许(星期天)陆祚钰在北京月坛南街8号附近游逛,当她逛累了正坐下休息时,突然从一辆白色的车子内冲出两个身穿黑色特勤服装,标志牌号分别为TQ0023和TQ0086的匪徒,不由分说用暴力强行劫持陆祚钰上车,车辆马上快速驶离现场。

陆祚钰仅是一个弱女子,突遇绑架一下子惊呆了,连喊救命都忘了。被劫持上车后,四个身材高大的匪徒立即将陆祚钰的手机和身份证抢走,并吓唬她必须服从指令,不得说话,不得叫喊。

这时陆祚钰才反应过来,自己遭到绑架了。虽然在四个匪徒面前,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的,但陆祚钰还是要求给家人打个电话,当即遭到匪徒拒绝。

一段时间后,一匪徒见陆祚钰安静了下来,就在车里对着陆祚钰进行拍照。拍完后就操作手机,可能是将图片发出去,不久就听这个匪徒确认后说“没抓错人”。

陆祚钰很快就冷静下来,就在行进的车里问匪徒:“我和你们素不相识,你们为何抓我?”其中有个匪徒回答说:“有人给钱,我们只知道赚钱!其他不管,你还挺值钱的。”

不久车开到西苑附近的一个停车场,那里还等候有7、8个男的绑匪同伙。陆祚钰见状又问他们要把她带去那里?其中一个看样子是领头的高个子男人说“去了就知道了”。在停车场等了大约一个小时,陆祚钰被换乘带上一辆车牌为京N28F8l小轿车开走,车上连驾驶员共3匪徒控制着陆祚钰上了高速公路。

当车开到了河北与山东交界收费站正停车等候收费时,陆祚钰见匪徒不注意,灵机一动摇下车窗向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大声求救,并伸手抱住收费站的窗户,挣扎着拼命爬出车窗。惊醒过来的匪徒也拼命地扯拽陆祚钰,阻止陆祚钰跳窗出去。

此时,收费站工作人员闻讯全部过来拦下车辆,并把车上的3匪徒控制,同时也把陆祚钰从匪徒控制下救出。获得自由身后,陆祚钰这才发现身上伤痕累累,应该是刚遭绑架和跳窗求救时受到匪徒的暴力伤害。

在收费站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陆祚钰拿回了自己的手机和物品,当即向110报警。约十几分钟左右警察来了,陆祚钰和3个匪徒全部被带到河北省故城县青罕派出所,随后制作了笔录。

次日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公安局政委陈建波等6个人来到青罕派出所,要将陆祚钰带回屏南。陆祚钰当即向青罕派出所索取报警回执,但遭无理拒绝。青罕派出所警察告诉陆祚钰说,案件已移交屏南公安办理。可陆祚钰随6个警察回屏南时,没看到那3个匪徒被押回屏南,显然所谓案件移交是骗人的。

陆祚钰最后表示,在回屏南的路上,她再三追问福建屏南公安局陈政委:“那三个绑匪到底是谁?为什么绑架她?幕后指使人,即雇主是谁?”面对这一起光天化日下,发生在帝都北京的重大绑架案,陈政委当面承诺两天后给陆祚钰一个结果。

打击绑架犯罪,保一方平安是公安机关的职责所在。可陆祚钰翘首以盼等来的却是故城县青罕派出所有案不查,枉法私放绑匪,公然纵容犯罪。还有屏南县公安局陈政委的毁诺。

有鉴于此,陆祚钰才向故城公安局控告以及请求责令青罕派出所依法履行职责,公开本案有关信息。

5月19日屏南县古峰镇某领导直截了当地当面告诉陆祚钰:“绑架案不要再追究了,再追究会连累你的家人。”果不其然,2017年6月1日凌晨1时许,二块砖头砸向陆祚钰父亲的房间,窗户玻璃破碎,差点砸到临窗正在睡觉陆祚钰父亲的头。虽然没有伤到人,但把老人家吓得半死。镇领导的话能马上应验,从此可以看出本案背后指使人已呼之欲出。

因为至今不知道绑匪是谁?为何原因绑架她?陆祚钰现在整天都是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谁晓得什么时候绑匪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这给她和全家人正常的工作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

陆祚钰电话:13959311257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福建孙涛被铁路派出所拘留 称其辱骂殴打民警

【民生观察2017年8月5日消息】本网获悉,福建南平维权人士孙涛被当地南平铁路派出所行政拘留五天。

据孙涛的哥哥讲述,孙涛于下午三点半致电告知自己被南平铁路派出所抓捕,要哥哥帮忙打电话给厦门的一位朋友,并告诉朋友自己被抓。事后他哥哥说好像孙涛在电话中说叫朋友不需要等他了。他哥哥解释,由于当时事出突然,孙涛在电话中也未尽表达,感觉其身边有人说话不便,致使无法追问清楚。

夜晚八点,孙涛哥哥传出消息称致电南平铁路派出所询问孙涛消息,对方称孙涛因为在南平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前往厦门,遇到铁路民警检查其行李时双方发生争执,派出所称孙涛辱骂殴打铁路民警,因而对其作出行政拘留五天的决定,并表示等孙涛拘留五天期满后会通知家属去接。

网友刘先生认为,孙涛这次突然被拘留,应该与最近的屠夫吴凎案有关。众所周知,福建孙涛自屠夫被捕后一直与福建同仁一起为屠夫奔走呼吁,而且这几年孙涛在全国各地围观的案件多不胜数,当局为了避免其参与围观屠夫“煽动颠覆”一案,所以借故将其拘留。近日传出屠夫的案子将在8月7日早上在天津召开庭前会议,意味着近期将会开庭审理此案,从时间上对孙涛采取某种措施,以杜绝其前往“生事”。

有关孙涛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赤壁五君子之陈剑雄案开庭 公民孙涛等人被警方扣押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6/1202/15242.html

苏州顾晓峰监居期满获释 将继续推动社会进步

【民生观察2017年8月5日消息】本网从广州隋牧青律师处获悉,“苏州大抓捕”之一的常熟维权人士顾晓峰被监居半年期满已获释,顾晓峰托隋牧青律师感谢海内外人士对“苏州大抓捕”的关注。

据隋牧青律师介绍,顾晓峰于今年(2017年)2月5日被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寻衅滋事”罪名抓捕,随即被“指定场所监视居住”,是“苏州大抓捕”中第二批被抓捕的维权人士。隋牧青律师分析称顾晓峰被抓原因是由于其在网络为苏州受难同仁声援呼吁而遭到当局报复被捕。

顾晓峰被“监视居住”期间,辩护人隋牧青律师曾多次前往苏州会见当事人未果,多次与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交涉并投诉控告,但始终遭到非法拒绝,直至顾晓峰六个月“监视居住”期满(监居期限最长为半年)。

隋牧青律师引述顾晓峰原话称,“监居”期间身体未遭酷刑,但牵挂家人,精神压力巨大,体重下降超过五公斤。对于未来,顾晓峰称将继续关注社会公义、人权法治等热点,为推动社会文明进步尽绵薄之力。

相关报道:江苏常熟维权人士顾晓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207/15464.html

2017年8月4日星期五

福州女冤民林兰英今赴中南海诉冤后失联

[民生观察2017年8月4日消息]本网获悉,今天中午福州女冤民林兰英来表示她要到北京中央领导所在地中南海去喊冤。她说她刚从国家信访局出来,今天又一次被国家信访局给忽悠了,她背负天大冤屈,近二十年来一次次怀着希望上访国家信访局泣血控诉,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林兰英家住福州市仓山区城门镇,二十年来因为二起交通事故分别致她一对儿女一重伤残疾一死亡。可当地警方在处理二起交通事故时,竟枉法放纵肇事者逍遥法外,至今未依法追究肇事者法律责任,及赔偿医药费等费用。历经二十年上访维权无人管,反屡屡遭受迫害,加上糖尿病,高血压等病魔缠身,林兰英已身心俱疲。

二十年来,在福州、北京两地,经常都会留下林兰英无助举牌诉冤的身影,也因此遭受当地官员的疯狂报复迫害。这些官员把林兰英看成眼中钉,迁怒于她到处诉冤,给他们惹麻烦,林兰英也就成了拘留所和警局的常客。

最让林兰英无法容忍的是当地官员甚至滥权乱法无端强拆她家的房子,指使黑社会吸毒人员多次用暴力殴打因交通事故而残疾的儿子郑行梅致伤住院。但警方就是不作为,公然包庇凶手,反把正在医院救治的受害人郑行梅抓去拘留。

据熟悉林兰英的福州冤民林祥官介绍,林兰英今天下午去中南海喊冤,现在电话已关机,失去联系,下落不明。

林兰英电话:18959187897



“非新闻”卢昱宇被判四年 当庭提出上诉

【民生观察2017年8月4日消息】本网从王宗跃律师处获悉,“非新闻”卢昱宇涉嫌“网络寻衅滋事”一案宣判,罪名成立被判四年。卢昱宇当庭表示上诉,并与王宗跃律师当场签署代为上诉和二审辩护委托书。

据悉,该案在昨天(8月3日)上午在云南大理州法院进行一审宣判,卢昱宇涉嫌“网络寻衅滋事”罪名成立,获刑四年。卢昱宇当庭表示上诉。王宗跃律师代卢昱宇将一审辩护和判决内容写成上诉状,通过简短协商,卢昱宇向王宗跃签署了代为上诉以及二审辩护委托书。

当日下午,律师前往大理州看守所会见了卢昱宇,王宗跃称,卢昱宇气色较好精神饱满。对于律师表示宣判的刑期有点偏重时,卢昱宇表示,判决多少是他们(当局)的事情,其本人有所预料,但自己是无罪的,所以要坚持上诉来表明自己的观点。提及其同案兼女友李婷玉因认罪而获得缓刑,卢昱宇表示,当局希望他认罪获得轻判,但他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无法认罪,如果(因为想轻判而)认罪的话也一定会后悔。对于自己的案件,判多判少都无所谓,但敦促律师一定要坚持作无罪上诉。下午,律师赶在法院下班前递交了卢昱宇的上诉状。

有关“非新闻”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辩护律师披露“非新闻”卢昱宇庭审情况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26/16020.html

2017年8月3日星期四

律师会见屠夫吴淦 该案计划在8月7日召开庭前会议

【民生观察2017年8月3日消息】本网从吴凎父亲徐孝顺处了解到,屠夫吴凎涉嫌“煽动颠覆”一案计划在8月7日(下周一)上午九点,于天津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总队会议室召开庭前会议。迄今为止,屠夫吴凎已被羁押超过两年,历经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侦查、两次补充侦查等所谓程序,终于等到庭前会议的召开。

今天下午,吴凎案辩护人两位知名律师葛永喜和燕薪来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吴凎,会见持续约两小时,律师形容整个过程,吴凎笑声朗朗,对未卜的案件结果毫不在意,其豪气溢于言表。律师于会见通报中引述吴凎原话称,案件发生至今,其内心已经没有任何思想包袱。对于自己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从来未有后悔过,只要是自己坚持做的,哪怕是坐牢,都是有收获的,关键是自己要战胜自己。

两位律师在会见中,与吴凎谈及身体健康问题,他表示前一段时间因腰伤疼痛难忍,多次向天津第二看守所管教人员要求住院治疗,但未获允许。

有关吴凎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屠夫吴淦被捕整两年庭审似遥遥无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520/15871.html

陈建刚律师的孩子再度遭株连打压 入学受阻

【民生观察2017年8月3日消息】昨天下午,北京知名律师陈建刚发出消息称,他收到“北京私立树人瑞贝学校”招生办工作人员通知,对方称北京市通州区教育委员会致电该学校,不能接收其小儿子陈中敬小朋友上学。

据悉,今年五月中旬,原本已经确认就读学校(公立),突然接到老师告知,称受到很大压力,无法接收陈中敬就读。迫于无奈,陈建刚律师费尽心机为儿子寻找学校,终于在七月份为陈中敬找到私立学校接收,相继缴交费用五万多,取得电子版入学通知书,一切入学手续办理完毕,就等着9月份入学。

陈建刚律师告诉本网,昨天(8月2日)突然接到树人学校招生办宋老师的电话,对方表示该校接获北京市通州区教委的通知,不能录取陈中敬小朋友就读该校。陈建刚向对方问及哪位领导通知以及电话多少时,对方表示无可奉告。

陈建刚认为,因为自己身为维权律师而早前被停止执业半年,目前却是百般阻挠其适龄孩子就学,实在很无奈和愤怒,古时候的株连手段竟然出现在以“依法治国”为号召的“和谐社会”里,实在是讽刺和可笑。陈建刚坦言,基于公平原则,接下来会考虑利用自己的法学专业对当局的无耻行径作出法律回应,虽然诉讼基本没有赢面,但一样会去做。

有关陈建刚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孩子上学被拒陈建刚律师又遇不可描述的状况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516/15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