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星期一

“六四”临近 广州黎学文、黄思敏遭驱赶 住所被堵锁孔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7年5月29日广州消息】昨日(5月28日)晚上十一点多,身居广州的异见人士黎学文发出消息,称他与人权律师黄思敏的住所在他们离开两小时出门办事后回来发现防盗门锁孔被人为堵塞,无法进入屋内。

黎学文早前曾透露,广州国保以及住所辖区派出所所长等人多次找其约谈,要求其与黄思敏暂时离开广州半年时间,理由是六四敏感日即将来临以及接下来广州会召开大型国际会议“财富论坛”,来人称该会议的规格等同于去年于杭州召开的“全球G20峰会”。同时,广州其他外地籍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等人也都被约谈和警告,“六四”前必须离开广州,配合有关部门的维稳任务。最近一个月全国各地其他城市也发生类似情况,大量”被维稳对象”被当局约谈警告,不准对“六四”进行纪念活动。

有关人士认为,今年的六四气氛比较往年特别紧张,从中央到地方都十分重视,维稳力度空前严峻,应该是下半年即将召开中共十九大会议的原因,

另外,黎学文称,自己已经预订了今天(29日)离开广州的车票,但广州当局这样用小动作驱赶,实在很无奈。

有关黎学文和黄思敏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武汉青年律师黄思敏广州无故遭警察搜查骚扰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5/1226/13698.html

2017年5月28日星期日

与工地人员起争执 村民罗继标被拘却离奇死于看守所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7年5月29日广西消息】本网获悉,广西凤山县凤城镇京里村村民罗继标较早前与其他村民一起同住所附近施工工地人员争执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被凤山县公安局以涉嫌斗殴刑拘。5月26日下午,家属接到通知,罗继标已经于看守所内死亡 。

据罗继标的委托人广西中龙律师事务所吴良述律师讲述,因外来人员在罗继标等几十户村民住所附近长期半夜施工,机械噪音严重扰民,影响村民夜晚休息。2016年8月30日晚上十点多钟,罗继标与其他村民前去工地劝说停止夜间施工,对方态度恶劣并首先动手,双方继而发生肢体冲突,双方人员各有轻微伤情。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有传施工方老板是县领导亲属),事件发生大半年后,5月4日,凤山县公安局以罗继标涉嫌斗殴将其刑拘。

吴良述律师接受家属委托,于5月8日前往看守所会见了罗继标,当场签署了相关法律文件及委托书,并做了相关记录。吴律师透露,整个会见过程中,警方违法指派了一个办案人员进行监听和监视。同日下午,律师和家属一起来到凤山县公安局相关领导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截止传出罗继标死亡的消息都未收到相关部门任何答复。

5月26日下午,家属接到电话得知,罗继标已死亡,家属及亲友见到遗体时发现罗继标遍体鳞伤,头部、胸部、双脚等地方有多处明显伤痕,双臂腋下有明显勒痕,口鼻乌黑青紫有血迹,其中双脚膝盖周围伤痕比较严重,可见受伤时间较长。吴良述律师称,5月8日会见罗继标时其身上并无上述伤痕,根据伤痕推测,罗继标生前不排除被暴力殴打。

今天,律师和家属向有关部门追问死亡原因时,公安局和看守所都说法不一,并不能回答家属提出的问题。目前,由于罗继标死亡严重存疑,遗体已经冷藏,等待事件进一步发展。

现年五十岁的罗继标本是装修师傅,常年与妻儿在南宁生活工作,近年因老父瘫痪在床需要照顾,然后丢下工作和妻儿,回到村里照顾老父,结果却遭此横祸。

有关罗继标离奇死亡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2017年5月27日星期六

沈爱斌等四位人权捍卫者被构陷案今宣判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7年5月27日无锡消息】本网获悉,今天下午三点,沈爱斌等四人被构陷涉嫌“寻衅滋事罪”  案在无锡市惠山区法院第五审判庭开庭宣判,其中,沈爱斌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周小凤和朱丙全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程天杰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辩护人之一的张建平律师表示,该案于今年4月23日开庭审理,经庭审质证、辩论后,已经证实该案是一起由公安寓意制造伪证对沈爱斌等四人实施打击报复的典型冤假错案。据张建平透露,沈爱斌等人准备提起上诉。

有关沈爱斌等四人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无锡413沈爱斌等人案件将开庭前会议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224/15510.html

尹旭安被判三年半看守所内备受折磨情况堪忧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7年5月27日消息】知名人权律师藺其磊今早发出消息称,湖北省大冶市人权捍卫者尹旭安被大冶市法院以“寻衅滋事罪” 获刑三年六个月。目前,尹旭安被捕已有两年,于去年(2016年)9月14日开庭,拖延五个多月才宣判。

据悉,今天上午,大冶市法院门前戒备森严,几十制服警察和便衣现场盘问把守。九点不到,藺其磊律师来到法院时正见到一众警察在阻拦尹旭安的父亲进入法院,交涉后尹父跟随蔺律进入法院,后法院人员以安检为由刁难,理论时尹父被维稳人员劫持离开法院。藺其磊律师称,尹旭安被两名法警架出法庭,看上去身体虚弱。宣判时间不到五分钟,尹旭安犯寻衅滋事罪,被判三年六个月。

昨日(5月26日),蔺其磊律师来到大冶看守所会见了尹旭安。由于尹旭安一直患有高血压症,血压长期高企,达到高压260低压130的情况,但看守所一直拒绝为其治疗。尹旭安称,有一次被同监仓的人殴打后,所方才将其送至大冶人民医院检查,检查后被送回看守所,直到第二天才对其进行输液治疗两天。随后,尹旭安要求见所长和驻所检察官均无果。期间他向黄石市检察院、中院、市人大以及市纪委等部门写信投诉,信件交予管教警察后均无任何回复。

另外,尹旭安还讲述,所方长期不提供纸和笔,令其无法写信。家人给其存的生活费一直不能使用,无法改善生活补充营养 。尹旭安被关押后,看守所一直要其穿着红色号服(红色为死刑犯号服),后经湖北省监管总队检查后才被换成黄色号服(重刑犯)。谈及身体状况,尹旭安称自己记忆力明显下降,后脑勺和胸口一直疼痛。有医生表示,这个情况可能与尹旭安的高血压病情严重并一直得不到妥善治疗有关。

尹旭安向蔺其磊律师问及“709” 案一众律师以及公民朋友的情况, 表示自己不会认罪,在维护自己权益的同时也为他人和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管有没有用,都会一直坚持做。
蔺其磊律师直言,尹旭安仅仅是做了中国宪法规定的权利范围内的事情,包括声援围观各地的社会事件,特别是“709” 案发生后声援屠夫吴淦等人,无论是法律上还是情理中,都不是违法犯罪行为,但地方政府出于维稳需要对其予以“依法” 迫害,实属打击报复。

有关尹旭安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尹旭安案久拖不判 蔺其磊称令人愤慨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417/15716.html

王全璋父母租房仅一天即被停水停电驱赶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7年5月27日北京消息】本网获悉,今天早上十点刚过,王全璋父母短期租住的房屋外面来了好多人,包括房东以及房屋中介公司职员,声言驱赶昨日才刚刚租房住了一晚的王全璋父母。

据悉,附近居住的“709”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等人匆忙赶来,到现场后发现除了房东和中介还有多名佩戴耳唛的不明身份人员。房东声称要收回已经签订合同才居住一晚的房子,并用断水断电等言论威胁逼迫王全璋父母搬离。

昨日上午,王全璋的父母和姐姐王全秀以及妻子李文足等众人来到最高检控告“709” 案的违法问题,下午,该房房东和中介已经前来要求两位老人家搬走,并扬言断水断电。目前该出租房已经被断水断电。

王全璋父母于前日从七百公里外的山东五莲县赶来北京寻找失踪快两年的儿子王全璋律师。该出租房租期仅为一个月,是专门为方便俩老人这次在北京短住。两位老人均年逾七十,王全璋母亲更是半身瘫痪行动不便需要照顾。

有关王全璋及其家属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王全璋律师家属前往最高检控告“709” 案违法问题 租房被逼迁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527/15889.html

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王全璋律师家属前往最高检控告“709” 案违法问题 租房被逼迁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7年5月26日北京消息】本网获悉,今天上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年迈父母以及姐姐王全秀一起来到最高检察院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但遭到公职人员的刁难、耍赖和推诿。

据悉,王全璋律师的父母已经年逾七十 ,母亲半身瘫痪长期坐轮椅,昨天从七百公里外的山东五莲县来到北京,想来了解失踪快两年的儿子到底身在何处。今早到达最高检后,当局如临大敌,派出警员近距离跟踪拍摄。工作人员以人太多只能派代表进入为由将他们拦在外面,王全璋家属以各人身份不一皆为控告人为由进入最高检。期间有编号为010003的检察官用“吃饱了撑的” 来揶揄王全璋家属,被李文足痛斥其丧失为人民服务的工作素养以及简直没有人性。众家属在递交控告书后离开最高检,于大门口与陪同前来的王峭岭以及多位维权人士合影。

下午,李文足为王全璋父母租的短期房房东以及中介上门逼迫他们搬走,此房昨日刚刚签订合同并交付租金以及其他费用。当时恰巧遇到前来探望王全璋父母的李和平律师,与房东及中介理论一个小时,自知理亏的房东最后骂骂咧咧摔门而去,威胁断水断电。

有关王全璋律师及其家属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709家属李文足发紧急声明众家属抱团支持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430/15801.html

刘星出狱爆料服刑期间被迫吃降压药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7年5月26日消息】昨天(5月25日)上午刚刚刑满出狱的刘星今日爆料称,服刑期间曾被迫服用降压药。

据悉,刘星自称一直没有高血压病史,但去到山东泰安监狱后没多久就被查出患有高血压症状,血压达到120-180。每天在同监室犯人的监督下被迫吃下白色的降压药,每次三片,这种情况持续长达三个月。由于知道自己并不患有看血压病症,所以刘星有时候趁人不备吐掉药物。刘星称身体虽无大碍,但记忆力明显减退,经常出现断片状态。

于早前释放的“709”案李春富律师以及最近释放的李和平律师都曾声称在被羁押期间有被强制服用疑似精神类药物的经历,特别是李春富律师,释放后曾一度情绪失控有暴力倾向。

网友刘先生认为,长期强行对被羁押人员灌药实际是想摧毁人的意志,扰乱人的正常思维,目的是为了让被询问人员语无伦次,得到他们想要的所谓口供,完成上级交给他们的政治打压任务,这是不道德且反人类的严重罪行。

相关报道:众好友驱车五百公里前往迎接刘星刑满出狱称更加坚定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525/15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