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福州多位冤民“峰会”诉冤被抓或遭恐吓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2日消息】昨天(2018年4月21日)下午,福州陈气、谢小珍、李良玉、张华、李妹妹、罗丽萍、叶钟、邱香平、林赛英、梁百端、林晓红等十几个冤民再到位于福州仓山区国际会展中心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现场举牌展示冤情。他们的诉冤活动,遭到预先守候的当地街道及社区官员和保安的拦截,甚至暴力绑架。

叶钟、李妹妹、罗丽萍被当场抓走。据悉,叶钟、李妹妹在被抓到当地镇政府经过威胁恐吓后,在天黑之前已经释放,但罗丽萍被晋安区鼓山镇政府送到福州鼓岭风景名胜区“同乐园”黑监狱关押。

另据女冤民陈气介绍,她在峰会现场展示冤情后,社区书记马上就打来电话叫她去社区,说是“解决问题”。可她到了社区后发现,洪山派出所所长和片警正等着她,所谓“解决问题”变成了恐吓和洗脑,直至晚上11点多警察才允许她回家。

同时“福州大抓捕”一案涉案冤民江智安的家属谢小珍,于晚上11点多在家也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带走问话,直到深夜才回家。







2018年4月21日星期六

维权人士王建芬被关无锡驻京办学习党章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无锡维权人士王建芬因捍卫家园不被强拆进京到信访办递交相关材料时,而被无锡维稳人员“请”进了“无锡驻京办”。状告无门又失去自由,王建芬迫于无奈在驻京办学习起了“党章”。

据悉,2009年3月,无锡要修建“锡张高速公路”项目建设而需要拆迁。王建芬是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羊尖镇廊下粮站商品房17号的房屋所有人,按照无锡市政府拆迁规划,其并不属被拆迁范围住户。

当时王建芬家的房子被无锡当局以货币补偿评估价上3层3188.57元/平米,底层竟作违建只有386.33元/平米(据王建芬说她买后没加一块砖没添一片瓦)。当时附近的门面房市场价近10000元/平米,套房都要5千多。

王建芬底层是个小作坊有七台线切割机做加工,二层是模具小五金店,价值30多万,也一分不予补偿,这样的补偿让王建芬无法买回相同性质面积的房子,而且小作坊和小五金店没有经营的地方要倒闭,因此,王建芬没有同意签拆迁协议。

据王建芬介绍:她家是2000年羊尖镇村镇服务公司开发后向其购买的。是门面商品房,一套共4层近300个平米,房产土地两证齐全,土地证上注明国有土地出让住宅70年,商业40年。也是她辛苦半辈子的血汗钱换来的。

由于她拒绝签拆迁协议,拆迁公司老总朱强,在其哥朱爱勋书记和羊尖镇政府的支持下,雇佣黑社会人员(基本都是光头,手臂纹青龙白虎,车后备箱故意开着有长刀和铁棍),不分白天黑夜多人围着她,天天辱骂恐吓威胁她,深夜对房屋前后门锁芯无数次塞502胶水,半夜把她家门窗玻璃全部砸烂,对她家断电、断水、断路,屋顶掀掉,用大型挖机把她家房屋砸成摇摇欲坠的危房。还带人开三辆车在路上追尾、夹击、撞击她和她前夫,制造交通事故,并殴打她和前夫,把她腿严重打伤落下滑膜炎的后遗症。

王建芬原本平静的生活,因无锡市政府的规划拆迁项目被打乱了。从此,王建芬便开始了她上访——被截访、被关黑监狱等无休止的抗争即被打压无限恶性循环中度过了8年。

源于一场政府行为的强拆,导致王建芬的家庭生活也出现了危机,因不堪诸多的暴力打压,其丈夫与之分道扬镳。导致王建芬独自带着儿子在不断的打压中挣扎沉浮。

王建芬在其新浪微博简介中写道:09年我不在拆迁范围房屋遭无锡地方政府暴力拆迁,五金店,小作坊被毁,进京十次上访,被关黑监狱34天,家破人散,独自带着儿子流浪8载13952475068

目前,王建芬在自家位于无锡市锡山区羊尖镇廊下的孤岛上,第24次悬挂“坚决肃清周永康杨卫泽政治流毒”、“坚决铲除周党羽杨爪牙黑恶势力!”等横幅不间断的进行抗争。

本月20日,王建芬又来到北京到有关部门递交材料,不料随即又被无锡市驻京办维稳人员抓获,随即被“请到”无锡驻京办的515房间关押看守。失去自由的王建芬在“无锡驻京办无奈的学习起“党章”,并撰文《驻京办里学党章,越学心里越亮堂!》

【王建芬:驻京办里学党章,越学心里越亮堂!】

昨晚,我被请到了无锡市驻京办。驻京办是代表无锡市政府的。因此,我书面提交申请,请求驻京办审阅我的举报材料。

由于是属于党内监督范围,不应当向社会扩散,因此,我要求驻京办任意一个共产党员接收材料。

但是,驻京办钱惠良主任自称他不是党员。因此,我要求钱主任联系驻京办里任意一个共产党员当面接收材料,不想却遭到婉拒。

我问:“共产党员都是优秀分子,都是光明磊落的。难道你们驻京办里没有共产党员吗?难道驻京办里的党员都是地下党吗?难道你们都是地下工作者吗?”

回答我的,只有沉默。

没办法了,我只能在驻京办515房间里一边耐心等待,一边继续学习十九大党章。

十九大新党章,我已捧读无数遍了。读一次,理解就加深一次。

于是,脑海里蹦出标题:驻京办里学党章,越学心里越亮堂。

再次呼吁羊尖镇党委政府所有官吏与群众一起共同学习十九大,学习新党章,对照党章,寻找差距,洗澡治病,动真碰硬,刮骨疗毒,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决肃清周永康杨卫泽政治流毒,坚决铲除周党羽杨爪牙黑恶势力,全面从严治党,严惩政治犯罪!

王建芬 2018/4/21 于无锡市驻京办515房间




失联十天的卜永柱被证实已遭刑拘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失联已经有十天之久的广东维权人士卜永柱日前证实已被警方刑事拘留,羁押于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看守所,具体涉及罪名不详,事由不清。

据知情人透露,4月12日卜永柱发出消息表示,如果接下来自己的朋友圈不再更新,即是说明自己被捕,目前失联已达十天之久。最近几日,有朋友四处查找有关卜永柱的消息,去到卜家查问卜母,老人家不知情,表示并未有人通知或收到任何法律文书。最后在遂溪县看守所找到卜永柱(身份证名:卜永梓)的相关信息,确信其被羁押该所。查问卜永柱因何事被刑拘以及是何罪名,工作人员表示,有关信息要向办案单位查问,看守所不知情。前去查问的朋友准备帮卜存点生活费,但由于是放假周末的原因,需要等到星期一上班后才能存款。

本网人权观察员通过了解以及在查看了卜永柱的微信和推特后得知,警方在三月底及清明前都有对其约谈和传唤,讯问内容包括“五一共振”和“旅游群送饭事宜”等事情,两次均花费三小时左右时间,都是属于一般正常的约谈讯问。4月12日下午一点多卜永柱在微信朋友圈发的信息应该是其预感不妥才发出的。

公开消息显示,去年(2017年)6月初,卜永柱因牵涉“李小玲光明行案”而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7月5日被以取保候审后送回广东老家遂溪县,目前卜永柱尚在相关法律规定的“取保候审期间”。

有关卜永柱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卜永柱失踪逾一个星期实因被旅游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321/17204.html



重庆数十名失地农民信访办维权遭推诿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2018年4月19日上午,重庆市渝北区双龙湖街道鹿山村11社60多名村民,前往渝北区信访办、纪委监察委反映诉求,但遭到双方相互推诿,纪委一领导竟然宣称,村民无权反映集体土地问题。

2018年4月19日上午,重庆市渝北区双龙湖街道鹿山村11社,60多名村民相约来到渝北区信访办,要求工作人员依法信访登记,他们主要反映:1、鹿山村集体土地被非法侵占、资产账目不清。2、发放给村民的土地补偿款被非法截留、挪用、冒领。3、施工方在施工过程中与村民发生纠纷,从而打伤村民等一系列问题。可区信访办工作人员不但不给予登记,还说这些问题都不属于信访事项,反而让村民们到渝北区纪委监察委去反映情况。

村民们无奈之下,只好来到渝北区纪委监察委反映诉求,负责接待村民的纪委黄主任对大家说:“纪委是党的纪律机关,监察委是监督领导干部违法犯罪的,你们反映的问题只能用村民委员法解决,你们村有法人代表,你们这个社,他说了算,你们只是租了集体的地而已。你们社的征地违法、资金问题,应该由你们社长自己去维权,其他村民都无权反映集体土地问题。”

村民高永兰气愤地说道:“自2011年起,渝北区政府先后12批次征收我们社区土地,用于征地补偿款总费用为4799多万元,我们村民实际上才得到540多万元,这之间的资金差距也太大了,请纪委调查有没有官员涉嫌贪污挪用问题。”

黄主任又回答道:“征地和被征地是一种合同关系,是双方协议性征地。比如:国家补偿1万块钱用于征地,征地办来跟当地生产队签个协议,然后给村民补偿1块钱,只要你的生产队愿意,就行了,要不然怎么叫集体土地了,集体土地就是生产队说了算。”

黄主任此话一出,立刻引起现场村民的强烈不满,大家都非常气愤,纷纷要求区政府领导出面解决问题,如不解决问题今天就不走了。现场一度陷入混乱中,之后来了许多警察和特警,强行将村民们连拉带拽的推出了纪委大门。村民们不走,遂后才出来一纪委工作人员说,区领导已在渝北区信访办等候大家,叫村民们都去信访办。

当天下午4点钟左右,渝北区信访办杨主任以及国土局、征地办、双龙湖街办等领导接待了部分村民代表。村民一致要求渝北区纪委黄主任和另一工作人员到场,给村民就上午的说法作出解释。

信访办杨主任说,区纪委是他的上级领导,他无权要求纪委领导到场。杨主任等领导听取了村民们反映的诉求,并承诺会召集相关部门研究后,就村民们反映的问题一一作出书面答复。

据鹿山村11社村民反映,自渝北区双龙湖街道鹿山村11社被划为重庆城市规划区后,从2011年起渝北区政府先后分12批次,对11社区土地进行征收,期间,均未对土地现状调查结果与村民签字确认,严重违反征收程序,导致11社土地权属混乱。之前曾有部分村民要求村务信息公开,却未得到回应。

11社村民被拆迁房屋补偿费从几十元到几百元每平米,土地补偿费每亩1.6万元至1.8万元(我社实际得到20%,即每亩0.32万元至0.36万元),补偿标准严重偏低,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另外还存在鹿山村集体土地被非法侵占、资产账目不清;发放给村民的土地补偿款被非法截留、挪用、冒领;施工方打伤村民等一系列问题。


 
 
 
 

江西作家叶启明因发表独立见解被刑拘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江西九江网络作家叶启明于2018年4月13日,被九江警方从家中带走刑拘,目前家属没有收到警方任何书面手续。

据叶启明母亲讲述,4月13日下午四点,叶启明被九江县紫桑分局警察从家中带走,到今天已经关押一个星期了,期间,她和大儿子(启明哥哥)前往公安局询问多次,并要求警察要么放人,要么出具书面通知书,可警察答复她们说:“其实,只要叶启明向我们保证以后不再写文章,我们就可以马上放他回家,可是现在叶启明坚决不同意啊,仍然表示要继续写文章并在网上发表,那我们只好把他刑拘了。”

叶母说,到目前为止,她没有收到九江警方出具的行政拘留或者刑事拘留通知书,警察只是口头告知她,叶启明被刑事拘留了。

另据深圳网友黄美娟介绍,叶启明是她江西九江的老乡,也是江西优秀的民主写手,因长期在网络上发表,具有独立思想和见解的文章,此前曾多次被九江国保谈话喝茶。最近一周,她突然发现叶启明两部电话都关机了,发信息也没有回复,微信朋友圈已经七天没有更新了,遂联想到之前被国保频频喝茶,所以担心叶启明出了问题。于是,她便在网上发动江西同城网友寻找,终于在4月20日联系到叶启明家人,证实叶启明于本月13日下午四点,被九江市国保从家中带走刑拘,但警方未给家属留下拘留通知书。

黄美娟表示,九江国保可真是立功心切呀,一个行使正当言论自由的公民都是犯罪分子,这真是一个万马齐暗的时代,又一起因言获罪的案件,敬请网友们关注!叶启明的多篇文章命运和她的文章一样,几乎都被封杀过,其中几篇文章以讲故事的形式,才得以保留下来,可见当局惧怕公民言论达到何种地步?

据悉,叶启明,字光华,1982年出生于江西九江,独立学者,自由思想者。著作有关于中国房地产经济、政治体制转型、非暴力不合作与正义革命等方面文章。

21世纪以来,江西籍诗词创作者郭勉之、叶启明等人在长期的诗词创作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些共同的诗词创作主张,并被一些江西区域以外的诗词创作者,黄景卿所认可。于是他们自称为“新江西诗派”,后将这些诗词创作主张进行系统性梳理,最终形成《新江西诗派宣言》,并于2016年11月在网上公开发表。


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福州冤民誓到“数字峰会”控诉当局迫害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0日消息】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将于2018年4月22日(明天)在福州国际会展中心举办,这几天来被列为重点管控对象的许多福州冤民因峰会都被当局不择手段稳控或被喝茶威胁警告。但林兰英、李妹妹、张华、林赛英、廖俊、谢小珍、梁百端、李良玉、唐兆星、刘合仙、邱香平、陈气、林应强等许多冤民不畏强权,表示誓要在峰会上找习大大诉冤,控诉当局不作为不为冤民依法解决问题,却借口维稳惨无人道迫害冤民的反人类行径。

据悉,女冤民林赛英对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在她没有任何违法事实的情况下于两会期间2018年3月12日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表示强烈不服,将会于近期向鼓楼区政府申请复议,届时还会到峰会现场向首长和来宾控诉当局不法,惨无人道大搞迫害的反人类行径。

女冤民李妹妹控诉说,在今年两会期间,她在家附近购买房子装修用物品时无端被建新派出所警察抓走拘留15天,期间更是多次被警察打的死去活来,警察甚至滞留在拘留所女监室,把单独非法关押的李妹妹打的大小便失禁不省人事。建新派出所警察还侵吞她被抓时随身携带的现金和物品,就是不还。

另据林应强介绍,他和林兰英等冤民这几天又被当局不择手段稳控了,人身自由受到当局赤裸裸的侵犯。令人特别气愤和啼笑皆非的是交警为了应对峰会发出通知:开始全市交通大检查,城内所有不在停车位停放的车辆一律开罚单!而之前在福州市仓山区盖山投资区高旺路交通违停乱像极其严重,致使行人和车辆行车安全存在严重隐患。2018年2月22日在造成林祥波交通事故死亡后,在家属强烈控告投诉反映之下,交警仍然无动于衷就是不作为,交通违停乱像无人管,公然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难道只有在峰会时,福州交警才会作为吗?

另从知情人处获悉,仅今年两会期间,福州当局就以莫须有的口袋罪“寻衅滋事”罪名构陷,刑拘了至少7位进京上访维权的冤民。



青海格尔木异议人士刘本琦获释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0日消息】本网获悉,今天(4月20日),因申办护照而被拘留的青海格尔木异议人士刘本琦获释,而与他一同被拒的妻子刘瑛仍在被拘押中,比刘本琦延迟两天才会被释放。

据悉,现定居在青海格尔木市定居的湖北异议人士刘本琦和妻子刘瑛,4月5日夫妻二人突然被格尔木市黄河路派出所拘留。知情人士称,刘本琦此次被拒可能与其日前申办护照时与官员发生争执有关。但因刘本琦曾被当局以“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不排除此次拘留是警方借机对他再次打压。

刘本琦、刘瑛夫妇被拘后,其朋友杨子立曾在网上呼吁,担心其年幼正在上小学的孩子无人照顾,引起网友高度关注。后得知孩子被格尔木市公安分局接走,暂时代为照顾。

今天(4月20日)刘本琦获释面容憔悴地走出了拘留所。据刘本琦说,我刚从拘留所出来,胡子拉碴,头发没理,有点灰头土脸的。盆子这些玩意是从拘留所带出来的。媳妇刘瑛还在看守所,过两天去接她,女囚里剩下她一个人,她18天,我16天,我说我要和她一起出来,被拒绝,说是要依法!2012年你们把我和刘英同时抓了,6年后你们又故技重演。

据悉,刘本琦1968年10月18日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原中国西北边疆某部队转业军人,转业后曾被分配到青海省西宁联通公司工作,中国民主党成员。

接触到互联网以后,就时常在网上发表针砭时弊的言论、主张非暴力不合作,并赞同湖北武汉资深异见人士秦永敏提出的“全民和解”概念。2012年5月间,刘本琦来到湖北武汉拜会秦永敏,此后刘本琦就更加积极的宣传秦永敏的政治理念,号召公民捍卫自己的“天赋人权”、捍卫公民的结社自由、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2012年6月4日(“六四”纪念日)前夕,刘本琦因在互联网上呼吁公民游行纪念“八九六四”,被青海格尔木警方抓走。2012年7月18日,刘本琦被青海警方以“涉嫌造谣、诽谤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等罪名刑事拘留。他的妻子刘瑛因向外界发出求助消息要求当局释放其丈夫,也被以“煽动暴力抗法”为由,处以劳教一年。2014年1月23日,刘本琦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15年7月17日,刘本琦刑满获释,出狱后刘本琦依然坚持民主运动,他曾先后来到湖北武汉、湖南株洲等地参加公民活动。2018年1月2日,刘本琦来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给羁押在此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秦永敏寄存生活费;2018年3月间,刘本琦与多位公民朋友前往湖南株洲祭奠民主先驱佟适冬教授。

民生观察会继续关注刘本琦夫妇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