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8日星期五

律师的“例假”

今天(20180519),伍雷在福州第二看守所持司法局开的律师证年检上缴的证明会见被拒。今夜,感到被当猴耍,羡慕猪坚强的伍雷,坚守看守所门前,深刻反思人生和职业生涯,为法治守夜,为人权悲鸣,为中国律师的权益怒吼。一个人的战斗。

每年春夏之交,企业都快要出当年的半年报了,各地奔走的律师,却还在忧心上一年度的年检。刚买的车要强制上线检测刹车灯光不然谁敢开谁敢坐,坐个地铁包过机器水试喝身体摸一遍不然易燃易爆炸。中国人爱检查,也特别适应被检查,但每年都能享受把脑壳伸进门缝里夹一夹待遇的,也就中国律师了。这其中,又根据每个律师的病情和孽障,手法和力度各有不同。痛感要有保证,时间就要管够。但去年的戳到期了,案不能停啊,那就给开出一纸证明。有效期一周到一月不等。有些人还在年检的时候,一部分人已经提前享受了月检、周检。

只是若遇着会见,看守所认不认,也看运气和心情。尤其是跑远点儿,你说人家看守所有错吗?现在外面坏人辣么多,我国的公文造假水平又辣么高,可不能随随便便凭着一张纸就让你会见了啊。

谁都有理,谁都没错。神仙打架,小民遭殃。起了个大早从北京赶来福州的伍雷,没享到福,到现在别说晚集,再不滚蛋连宵夜都没得吃,被蚊子咬得满身是包,他除了感谢新浪还能让他发微博,还能做什么?

知道心里苦,但宝宝你别哭。人家给的这一张纸,本就只为遮他们的羞羞。没证的日子,正好是给你一年一度的“例假”。在家歇着带孩子看书锻炼身体不好么?你看最近湖南的文东海、杨金柱,广西的覃永沛,北京的谢燕益、李和平,手起刀落,一本本律师证被削,如秋风扫落叶。这样的名单,眼见着还要更长,时间还要很久。对他们来讲,这例假未免太长,相形你是否要累牛满面的喊出“我很幸福!”

天黑请闭眼,杀手请杀人。天亮了,今夜不会是平安夜。没有律师,杀手也不会平安。

吉林郭庆军被以涉嫌“寻衅滋事”批捕

【民生观察2018年5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吉林省长春市二道区公民郭庆军,于5月17日被江西赣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现羁押在赣州市南康区看守所。

据悉,2018年4月11日晚8点左右,郭庆军被二道区国保大队队长孙润先,带领多名警察将他从工作单位铐上手铐带走,当天晚上,家中电脑等物品遭警方搜查扣押,4月12日郭庆军家属收到拘留通知书,他已被江西赣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跨省刑拘。郭庆军在被关押了37天以后,昨天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逮捕,目前羁押在赣州市南康区看守所。

据了解,郭庆军是一名外企职员,吉林长春市人,常年热心于公益事业。《全国旅游群》是一个救助维权人士家属的网络慈善群体,他曾是群中众多管理员之一。而在4月中旬,除郭庆军之外,另有7名旅游群管理员也先后被抓,群内一百多名成员被各地国保约谈。

据知情者透露,目前已知有四人已被警方释放,另有包括郭庆军在内的四人仍被关押。而郭庆军在旅游群中,主要统计善款数目和按捐款人的意愿以及民主讨论形式决定分配善款,例如:哪位维权人士被抓判了多少年?哪些人士需要筹集善款,每个月要给维权人士家属多少善款等等事宜。目前《全国旅游群》已被当局要求解散。

在生活工作中,郭庆军是个性格随和行事低调的人,他心地特别善良,乐于助人,作为一个父亲,他看到那些所谓维权家属因为没有收入来源,生活困顿窘迫,有些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连奶粉钱都凑不足,他就发动身边认识的人捐款帮助那些孤儿寡母度过难关,这些善举是人之常情,毕竟那些维权人士的孩子家人是无辜的,生命和生存大于一切,他的举动也仅仅是尽了一个普通公民该做的事情而已,在亲朋好友同事眼中,他就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善良的好人。


上海曹秀珍国家信访局门前晕倒

【民生观察2018年5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上海黄浦区薛家浜残疾访民曹秀珍,于今天上午十点在国家信访局排队反映自身述求时,突然晕倒在地,在场访民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据访民消息,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在国家信访局门前排队登记的上海残疾访民曹秀珍,因两天没吃饭又加上身体疾病,致使她又累又饿,突然晕倒在地上。一旁的访民朋友们见状,赶紧上前将她扶到阴凉通风处,并拿出自身携带的矿泉水让她喝下,过了一会儿,她才慢慢苏醒,并对朋友们表示感谢。

据访民朋友反映,这几天的北京气温高达35摄氏度,酷热难耐。但即使天气如此炎热,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和中央纪委排队登记的访民仍然是人山人海。访民们在烈日下排着长长的队,也不敢喝太多水,饿了就啃随身准备的馒头等干粮来充饥。

据悉,曹秀珍是因为2O13年房屋被上海当地政府强拆,到至今没有给她安置房屋和补偿而上访。而在上访维权期间,她又多次遭到上海维稳部门的非法拦截、关黑监狱、拘留等迫害。如:去年十九大期间,曹秀珍历尽千辛万苦东躲西藏,终于来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当她向法官要求登记信访时,可现场法官不但不接待她,反而直接打电话将她交给上海驻京办带走关押,后驻京办又把她交给小东门街道截访人员,最后乘坐高铁一路被押送回上海。

附:曹秀珍举报控告信

举报人:曹秀珍,女,出生于1959年8月10日,汉族,无业,小学文化

户口所在地:黄浦区薛滨路164弄7-8号联系电话18101056007

被举报人:上海市黄浦区第三房屋征收所

举报案由:动迁安置侵权纠纷

举报请求:
请求动迁安置单位,重新补偿安置。
举报人落实给予受害人有家可回,不在流浪街头的处境。

举报的事实和理由:
举报人的房屋是在2013年动迁的,因丈夫经常家庭暴力,在我喝的矿泉水中下毒,致我差点死亡,要暗害我,吵闹要离婚,我们无法居住在一起生活,因为要动迁安置和补偿,所以我和丈夫离婚。之后我由于被动迁安置单位侵权的原因,没有安置到房子,我的生存权利被动迁组侵吞和剥夺。本人现在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和保障,且身体残疾,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在此向中央反映我的诉求,望能予以关注和解决!

此致

举报人:曹秀珍
2018年5月

文东海律师最后一次会见刘飞跃先生

【民生观察2018年5月18日消息】文东海律师最后一次会见刘飞跃先生,并留下下述的文字,以表达其对一个真正的行动和思想者的尊敬,同时文律师也表示感谢随州政法当局,刘飞跃先生虽然深陷囵圄,可他们还是保留了他的基本尊严,相比709等其他近几年发生的对异议维权人士的打压,他至少还能够正常见到律师,也没有出现肉刑等接近泛滥的虐待。但同时文律师也要传达刘飞跃先生对自己案件的看法,他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正常转型,甚至常常天真地希望能够做好政府的助手,帮助他们发现这个社会的真正问题,从而实质性地促使这个社会向良性循环的方向转变。

附文东海律师:我给刘飞跃先生的辩护

我的当事人刘飞跃先生早年曾经是小学老师,但他天生就有一颗充满好奇正直的心,比起同龄人,他更喜欢阅读各种书籍,年轻时经常泡在湖北省图书馆,随着了解的知识越来越多,他已经不满足于从国内的图书馆获取营养,开始偷偷地用收音机收听一些国外的节目,他是较早接触外面的世界并开始思考中国所面临的社会问题的异议人士,他对弱势群体充满同情,对当今体制导致的各种不公洞若观火,并抱持悲天悯人的胸怀,励志为弱势群体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同时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促使中国社会有一天会得到彻底的改善。

他是非暴力抗争的倡导者,也是较早地对非暴力抗争的原则和方法进行系统阐述的先行者,尽管非暴力抗争在近几年的中国越来越没有市场,随着极权专制的火药味越来越浓,民间对非暴力抗争的质疑声音也在不断增长,整个中国社会民众陷入了焦灼不安,渴求更直接、更具对抗性的改变,但刘飞跃先生虽然深陷囵圄,却仍然深信非暴力抗争的力量,也坚信唯有通过和平的方式完成中国社会的转型,才最有可能给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带来真正的福音,但他也深知非暴力抗争显然需要相应的土壤,如果中国重新回到类文革社会,只有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猜忌和厮杀,哪里还有可能文质彬彬地抗争?

刘飞跃先生对弱势群体怀抱有深深的同情,自从他创办民生观察室之日起,中国社会暴露出来的弱势群体抗争事件都在他随后创办的民生观察网站有了记录,他所关注的对象非常广泛,几乎囊括了自2006年以来中国社会弱势群体所发生的重大事件,涉及到访民、各类职业病患者、被精神病群体、各类异议人士、法轮功信仰群体等,而且对很多社会问题比如中国的强力维稳机制均有比较深入地调查和研究,自2014年起至他于2016年11月8日被抓捕为止,刘飞跃每年都要发布《中国维稳与人权年终报告》和《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年终报告》。

由于他坚持长年关注弱势群体,为他们呐喊和呼吁,以致遭到当局的系列报复,首先他失去了教师的工作,后来又被常年监视,被国保约谈、传唤成了必修课,每逢敏感日期,要么被严密监视,要么会被短暂控制,由于他关注弱势群体,最后他也被弄成了“弱势群体”中的一员。2016年11月18日刘飞跃被随州警方刑拘,同年12月23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该案历经一年半时间,案件已经于2017年12月起诉到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至今未安排开庭审理,对他的起诉书基本概括了他多年来为了中国社会和平转型所作出的努力,如果换个角度考察,该起诉书就是他所作贡献的最佳纪录。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我作为刘飞跃先生的辩护人,在他的案件尚未结束的时候,我的律师生涯也快走到终点,虽然我不认为当局欲吊销我的律师证,只是因为了我代理了刘飞跃先生的案件,但很显然,我给刘飞跃先生辩护也是他们不给我留任何后路的原因之一,早在去年9、10月份,长沙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曾经专门为了刘飞跃的案件约谈我,并强制给我做了一份笔录,在约谈过程中,我了解到随州市司法当局曾经给长沙市司法局一份情况通报,里面提到我接受外媒采访,在网络炒作刘飞跃的案件等,并指责我上述行为是违法违规行为,要求湖南司法当局对我进行处罚。

秉持一个律师的职业操守,在一个几乎不可能在法庭上找到正义的时代,我在我快结束律师生涯的当下,于2018年5月18日可能是最后一次会见了刘飞跃先生,并留下上述的文字,以表达我对一个真正的行动和思想者的尊敬,同时我也要感谢随州政法当局,刘飞跃先生虽然深陷囵圄,可你们还是保留了他的基本尊严,相比709等其他近几年发生的对异议维权人士的打压,他至少还能够正常见到律师,也没有出现肉刑等接近泛滥的虐待。但同时我也要传达刘飞跃先生对自己案件的看法,他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正常转型,甚至常常天真地希望能够做好政府的助手,帮助他们发现这个社会的真正问题,从而实质性地促使这个社会向良性循环的方向转变。

祝刘飞跃先生平安,这同样也是我对这个国家和人民的美好期待!

文东海
2018年5月18日

绝不允许公正平台成腐败造假说谎的挡箭牌

反腐维权联盟马波整理

国信访部门本应该是解决问题处理是非的公正平台。可是,现实国家信访部门却甘愿为地方腐败势力做挡箭牌。国家信访部门竟依据地方公安的造假信息欺骗了我十一年。

近日,我意外的得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公安分局恶意造假的铁证。道外区公安分局在向国家信访局汇报我儿被害一事时,不顾事实,把被他人打死的事实,说成是因病死亡。在国家信访部门内部网络里,明确了他们的枉法造假结论:“反映政法、刑侦侦破、案件侦破问题。来访反映,其子徐志鹏2007年4月14日被同学刘迪等三人殴打致死,但道外分局调查后说是因病死亡,不服。要求破案严惩凶手。办理:告知不予受理,应向检察机关反映。”这个荒唐结论是谁做出来的?为什么十一年了,信访部门没给我这份告知书?道外分局谁调查的?又调查了谁?这些最基本的问题,还可以胡编乱造吗?

我在京上访十余年,最大的收获就是看清国家个个信访的接待员是如何推托欺骗上访人员的!在如何处理上访案件的问题上,不是上面说了算,而是下面说了算。地方如何去胡编乱造,上面信访部门都要去帮忙维持。上访人在上访路上,年复一年煎熬着。跑遍国家所有信访口;无数次被地方接访人员欺骗绑架回当地,绝大部分上访人员被欺骗绑架回当地后,丧失人权失去自由。遭受的惩罚由当权者随意制定,大致有软禁、拘留、判刑、住精神病院等不同惩罚。实际上,上访人员是国家信访部门及北京警察与地方政府的交易品。在上访路上命丧黄泉的上访人,不计其数。被拖死在上访路死的访民人数,远远的超出了问题得到解决的访民人数。不知国家的信访部门到底是为了给访民解决问题的?还是去坑害访民的?

地方官员串通国家信访部门工作人员为了他们各自的利益,联合说谎造假。他们的说谎造假非常露骨。我每次到相关部门信访得到的答复都不相同,相互矛盾。这次说我的案件已经处理了,下次又说我的案件是我同意已经和解了,再下次又让我回当地找公安厅,再下次又让我找当地检察院……最终,案件被信访部门压了十一年多,信访部门还要找说辞、找推托的理由。信访部门的官员,不管是什么原因,将我儿被害这一明显的案件压了十一年多,其目的不言而喻,他们是想把我拖垮、把案件拖黄,保护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这里我郑重声明一点:我被国家信访部门愚弄十余年,其原因是因为我过分相信国家部门了。这也体现出自身的无能。我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了!只能呼吁国家信访局能改变工作方法,将那些说谎造假依据公布于众。到底谁是谁非问题,召开一个有档次的研讨听证会,将国家的领导、各级具体办案人员、中外记者、有关当事人请到现场,各抒己见将事实摆在桌面上,是非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的。

我手上掌握着信访部门及办案单位的大量造假说谎证据,就想早日和造假说谎者当面对质,揭穿造假说谎者的真实目的。严惩造假说谎者。不彻底根除造假说谎者,我儿被害的冤案永无出头之日。如果国家信访部门还想继续保护造假说谎者,不肯为我开研讨听证会。我首先表示坚决抗议!我会行使我个人的权利,我个人组织开研讨听证会。世界人权组织成员、各党派人士、中外记者、维权人士,我都欢迎到场研讨听证。迫使造假说谎的乌龟早日浮出水面。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2018年5月16日

马波电话:18712763535

福州女冤民李良玉起诉公安开庭审理

【民生观察2018年5月18日消息】2018年5月17日(昨天)下午,福州女冤民李良玉行政起诉公安在福州市晋安区鼓山地区法庭开庭审理,陈气、唐兆星、蔡和平、何忠旺、林应强、张华、林赛英、叶钟、谢小珍、李穗财、严煜钊、雷宗林父母、吴林香、张晓红、邱香英、陈和平等三十多位福州维权人士前往声援及旁听庭审。

李良玉于今年春节期间进京上访,没有任何违法行为,被被告(1)长乐区公安分局违法拘留10天。李良玉不服拘留决定,向被告(2)福州市公安局申请复议,结果被驳回。因此,李良玉一纸诉状将两被告告上法庭,但她对诉讼结果不报任何希望!

据悉,李良玉因为房子多次遭强拆,诉求长期以来得不到依法解决,每逢重大会议及节日都会进京上访维权。可福州市长乐区当地政府就是不予解决问题,反而屡屡加以迫害,只要李良玉进京上访,都会被构陷违法拘留。李良玉介绍说:在福州,司法特别腐败,公检法权力泛滥肆意妄为,法律已名存实亡,无处讨说法。例如,她曾经于2017年1月27日春节期间,到北京市马家楼上访人员收容中心要求收留,工作人员大多休假,接待人员不够,所以只做了登记就前门进后门出。就因为此事,事后被当地政府和公安构陷迫害,遭莫须有的“非正常上访扰乱社会秩序”为由违法拘留10天。后她将当地公安告上法庭,一审、二审都是枉判而败诉。

庭审时,李良玉委托同样身为维权人士的蔡和平老师代为辩护。熟悉有关法律的蔡和平老师,当庭控诉两被告(福州市公安局和长乐区公安分局)在原告没有任何违法事实的情况下,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决定明显系违法拘留,实属赤裸裸的不法迫害。蔡和平一针见血的辩护得到所有旁听庭审的30多位维权人士的共鸣,对于公安的不法拘留予以强烈谴责。

女冤民陈气气愤地表示,福州当局将进京上访维权的冤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只要发现进京上访的冤民,遣返回福州后都会被构陷迫害,被行政拘留还是轻的,很多人都是莫名其妙地被刑拘。她因为2009年的房子拆迁,至今已10年还没有安置补偿,她流离失所下曾于2013年和其他20多人一起进京上访,因为其他人在美国大使馆告洋状,但她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只是在对面街观看。后就因此事被构陷迫害被坐牢2年,而告洋状的其他人只被拘留几天。另外,去年福州大抓捕一案十几个冤民被构陷身陷囹圄还历历在目,今年3月份两会期间,因进京去中南海找习大大主持公道的福州郑恒宪等9冤民,除2人取保外,其余还有7冤民已被批捕,目前还关在长乐看守所。

另据林应强介绍,因为进京上访维权,他多次被构陷坐牢,被拘留更是数不胜数。去年两会期间,因为在北京乘坐公交车被抓,被构陷拘留10天,后不服申请行政复议以及起诉到鼓楼区法院,结果一审枉判,而且故意不送达判决书给当事人,以阻止当事人上诉。林应强表示,在福州司法腐败透顶,许多冤民不服违法拘留而提起的状告政府或公安的所有行政诉讼,他还没发现过一起胜诉的,都是输,没有法律可言。

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峰会维稳 于新永被拘十余人遭传唤

【民生观察2018年5月17日消息】昨天(5月16日),山东济南、青岛等地十余位维权人士被警方传唤,其中济南资深维权人士于新永被刑事拘留。

据山东维权人士赵未告诉本网观察员,昨天,山东济南、青岛等地十余位维权人士被警方传唤,其中济南资深维权人士于新永已被刑事拘留。据已经获释的维权人士李女士透露,此次他们山东十余维权人士被传唤,警察审讯的内容主要是5年前他们纪念6.4学运的事,警方指称有人举报他们在5年前非法聚会纪念6.4学运并拍摄视频上传网络,此举涉嫌“寻衅滋事”。经过一天的审讯后,十余维权人士被警告:近期山东维稳任务很重,这段时间不许上访及聚会,更不许到青岛、北京等地去上访或旅游,也不许在网络上散布政府的负面消息。警告完毕,十余维权人士被释放,但是维权积极分子于新永却被刑事拘留。

赵未分析,山东警方昨天传唤十余维权人士,刑拘维权积极分子于新永,指控他们5年前非法纪念6.4学运,这显然是在找借口打压维权人士。因为,如果是5年前纪念6.4学运,那么5年后才被发现查处,这么长的时间里警方都未察觉,却偏在召开上合组织峰会前被举报查处,这很不符合常理。近期,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将于2018年6月在中国山东省青岛市举行,为迎接6月9日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山东省当局现已全面启动强力维稳,目前已有多名山东维权人士遭非法稳控。

5月14日,山东聊城民运人士赵未正准备前往北京维权,当天他连火车票都买好了,却于当晚被辖区警方以:“青岛将要开上合组织会议为由”非法软禁起来。目前警方已经派出了5个人,24小时蹲守在他家门口,禁止他出门。

赵未介绍说:“期初我还以为只是向往常一样随便跟我谈谈呢!但未曾想他们却严禁我在上合组织会议前后出门,还派来了4个便装、1个穿警服的警员24小时守住我,不让我出门”。还有,山东资深异见人士,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日前也已被山东警方软禁起来。另据青岛市维权人士张女士称,这次因上合会议下月9日在青岛举行,青岛当地出台了很多维稳规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禁止任何人上访,一旦发现上访者就抓人。据她称,早在20多天前,她所认识的几名维权人士和法轮功学员就已经被抓。所以综合来看,昨天山东十余位维权人士被传唤,于新永被刑拘,这极有可能是警方找借口维稳。

据了解,山东济南维权人士于新永,是山东维权积极分子,他曾于2014年10月联系山东许多维权人士,拟发起成立“山东维权联盟”,由此被山东维稳警方视为重点维稳人员。

2018年3月3日,于新永与十余位维权人士前往山东聊城家聚餐,被警方深夜抓回济南连夜传唤,之后于新永又被街道办事处人员劫持到桃源酒店非法拘禁,期间每日三餐送饭,不允许外出,不允许晒太阳,直至22日释放回家。期间于新永强烈要求出席3月6日济南市历下区法院的开庭事宜,却被燕山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拒绝,导致历下区法院裁定于新永撤诉(裁定书附后),给申请人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获释后,于新永曾要求拘禁他的行政机关出具法律文书,但遭到了拒绝。不得已,他只好向其上级政府“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区人民政府责令燕山街道办出具关押于新永的上级书面行政指令,及责令燕山街道办赔偿于新永的经济损失3万元。

近期,于新永又多次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要求回复他递交的行政复议申请书,并要求燕山街道办赔偿他经济损失3万元,昨天于新永就被辖区警方传唤,并于当天以其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将他刑事拘留。于新永的维权朋友分析,此次于新永被刑拘,极有可能是因近期山东即将举办上合组织峰会,当局需要加强维稳,而于新永在近期要求政府赔偿其3万元经济损失,且他又是山东维权积极分子,所以警方就找借口把他刑事拘留,以达到彻底稳控他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