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蔺其磊代理秦永敏案递交辩护手续被刁难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新近担任秦永敏案辩护律师之一的北京知名律师蔺其磊于昨日(9月18日)上午向武汉中级法院递交辩护手续时被刁难,院方以各种理由拒绝接收手续,致使蔺其磊律师会见当事人秦永敏不果。

据悉,由于秦案原来的辩护人之一的广西李春华律师被当地司法局施压而不能继续代理该案。在接受了秦永敏三哥秦永昶的委托后,蔺其磊律师接续李春华律师担任秦案的辩护律师之一(另一辩护人为刘正清律师)。据秦永昶讲述,该案上一个律师(李春华律师)当时准备介入该案时就花费近一个月时间,最终才艰难获得武汉中院“通过”,岂料担任不久又在司法局的重压下被迫退出代理。

9月18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在秦永昶的陪同下来到武汉中院“证据交换中心”,在打通陈姓书记员的电话后告知其秦案换了新辩护律师,需要递交辩护手续。该书记员先是借口说需要向李春华律师确认(是否已被撤换),又以需要联系法官汪海燕为由推脱。在蔺其磊律师拨打法官电话无人接听的情况下再次致电该书记员时,对方竟称外面办事不在法院,更无法确定何时返回法院为由挂断电话。

当日下午,律师再次联系法官,依然无人接听。书记员在迫于无奈之下,出来与律师见面,秦永昶向其递交了“解聘律师通知”,但当蔺其磊律师向其递交辩护手续时,对方声称按照“法律规定”院方“需要向秦永敏核实”情况,拒绝接收辩护手续,并指目前蔺其磊律师还不能会见秦永敏。

蔺其磊律师表示,根据目前武汉中院刑事一庭不接收辩护手续的做法完全属于违法,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更显荒唐。一个法庭的书记员竟有如此大的“权力”,可以肆意阻碍刁难律师的合法代理工作,看来武汉中院的“依法治国”精神学习得炉火纯青。

有关秦永敏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刘正清律师会见秦永敏 其要求公开庭审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24/16325.html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重庆张庭源律师对“被嫖娼”事件发表维权声明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今日,重庆知名刑辩律师张庭源就9月4日下午两点至9月5日下午两点被警方声称有“群众”举报其“嫖娼”而口头传唤至重庆两江新区天宫殿派出所留置24小时的迫害事件发出维权声明,认为该“被嫖娼”事件很蹊跷,并不是一次日常的、简单的正常执法活动。

联想到事件发生时其正在办理成都吴太勇看守所死亡事件的维权案子,张庭源表示自己“被嫖娼”事件背后有滥用警权的力量在操纵,迫害意图明显,目的就是令其无法行使代理成都吴案的权利。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其作为律师的合法权益,张庭源律师称,已申请了一系列的政府信息公开要求查明“群众举报”真相,揭开该“群众”真面目。对于其被传唤期间在天宫殿派出所所受的极不人道的待遇,张庭源律师表示将适时提起系列行政诉讼,进一步展开维权。

附张庭源律师的维权声明全文:

因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重庆张庭源律师的维权声明

2017年9月4日下午两时许,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天宫殿派出所民警以根据群众举报,本律师涉嫌嫖娼为由,口头传唤本律师至该所。进入该所审讯室后,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准通信,至下午五时做完询问笔录,就无人理釆。当晚在铁笼囚禁,因本律师身患疾病,至凌晨身体极度不适,报120来人诊断后才给服用家人早已送来的药。至5日中午,粒米未进,期间曾多次要求,均不予理睬。下午1时许,口头宣布本人无违法行为,可以离开,我要求给书面文书,派出所拒不出具。两时许出审讯室,获得自由。

联想到本律师代理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和口头传唤近二十四小时里发生的种种蹊跷事件,本律师认为这口头传唤并不是一次日常的、简单的正常执法活动,目前正值看守所法立法之际,吴太勇死亡事件的维权可能会对看守所管理权属的纷争有一定影响。其背后有滥用警权的力量在操纵,意图迫害本律师,迫使律师无法行使代理该案权利。口头传唤与代理案件两者之间有着重大的联系。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本律师的合法权益,现维权声明如下:

一、就本事件的详细经过,本律师已向重庆市委、市纪委、重庆市公安局和市律协以书面形式做了重大情况反映。本律师认为警权滥用是典型的薄王遗毒,在中央要求清除薄王遗毒之际,重庆发生警权滥用,迫害执业律师的现象,令人愤慨。薄王之祸,殷鉴不远,希望重庆,市有关领导重视该性质恶劣的事件,查处该事件中幕后操纵的警界黑手,塑造一个公正、公平、正义的重庆警察新形象。

二、为查明真相,本律师已向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和天宫殿派出所申请了封存被口头传唤期间的审讯室、羁押室全部视频。围绕着被口头传唤当日蹊跷的“群众举报”,本人已申请了一系列的政府信息公开要求查明“群众举报”真相,揭开该“群众”面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3款规定: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迫害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本次事件若属错告,该举报“群众”向本人口头赔礼道歉即可予以原谅,若系滥用警权恶意诬告,公安机关依法应当追究诬告陷害者的法律责任。

三、天宫殿派出所及相关人员口头传唤本律师之后的盘查期间,本律师遭受了极不人道的待遇,本律师不愿也不能做任何的反抗,作为一名法律人配合、尊重警方的工作,如实回答询问和反映诉求。但是时至今日,派出所一方一句道歉之言均未表达。这种口头传唤,羁押二十四小时后又口头告知无违法行为予以释放,其间又遭非人道对待的“执法行为”,一旦泛滥那么极有可能会发生在中国每一个公民身上,不公正的执法,侵害的是每一个公民的权益。法律提倡保障人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非法侵犯。为维护本律师的合法权益,本律师将适时提起系列行政诉讼,进一步展开维权。

特此声明

声明人:张庭源律师
时间:2017年9月18日

有关张庭源律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重庆张庭源律师被举报“嫖娼”遭扣押24小时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905/16365.html

2017年9月16日星期六

“广东海祭刘晓波”参与者何霖被遣回贵州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因参与“广东海边公祭刘晓波”而涉案被刑拘29天后在8月19日被以取保候审释放的何霖于今天(9月16日)被广州国保遣返贵州老家。

据公开消息显示,何霖于8月19日在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后,立即被一早等候的国保人员带上商务车送走,返回贵州。当时,国保曾警告其不准在取保候审期间返回广州。几日后,何霖果断回到广州,并同朋友见面聚会。

据据知情人透露,最近几天,广州国保频繁找其谈话,重申要其离开广州,强调一年内不得踏足广州。如果想在广州生活的话,就要其退出圈子(维权公民),并要求其写下保证书,被何霖断然拒绝。今天,何霖被三名国保强行带走,登上开往贵州老家的高铁离开广州。

有关何霖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广东海祭刘晓波案”两人获释 何霖拒写悔过书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6/16262.html
卫小兵、何霖取保获释 皆被国保押回老家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20/16280.html

“非新闻”案二审 卢昱宇最后陈述“语惊四座”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近日,“非新闻”案二审在云南大理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控方坚持一审观点认为卢昱宇构成寻衅滋事罪事实,法院尚未作二审宣判。卢昱宇最后陈述表示自己“应该被判三万五千多年”,语惊四座。

据悉,该案于9月13日早上八点在大理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法院门外及周边区域戒备森严,当局出动大量警力警戒,禁止有人靠近法院大门,便衣不时对过往行人进行盘查。

据律师讲述,庭审开始后,经过对一审的质证意见的进一步补充和阐述后,便进入辩护阶段。控方主要还是坚持一审观点认为卢昱宇构成寻衅滋事罪。辩方则围绕“如何认定虚假信息”、”什么是虚假信息”、“什么是网络公共秩序”、“网络公共秩序被扰乱的状态如何认定”、“政府结论性意见能否作为定案之依据”以及“对公诉人质证意见是否正确”等问题作充分的辨论和回应,另一方面,辩方又从“没有犯罪动机目的”、“客观行为”和“危害后果的构成要件”上进行补充论证,认为卢昱宇行为根本就不构成犯罪,更不会构成寻衅滋事罪。

庭审结束前,审判长要求当事人卢昱宇作最后陈述,律师形容卢昱宇的发言“出人意料”和“石破天惊”。卢昱宇坦言,他(为非新闻)工作三年多的时间,在网上发布了七万多条信息,按一审法院以两条信息判一年来算,其应该被判三万五千多年才对。该案于9月12日在大理州中级法院召开二审庭前会议,两位辩护律师萧云阳、王宗跃以及当事人卢昱宇都有参加。

有关卢昱宇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非新闻”卢昱宇被判四年 当庭提出上诉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5/16222.html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总第六十一期)

一、深度调查

北京民主战士宋再民自述被关精神病院经历

湖北警察汪军被家人两次强制送精神病院

河南刘育豪因上访被五次强制送到精神病院

辽宁邱雅琴中纪委诉冤被送精神病院强制治疗一个月

参战老兵李自成被强送精神病院 战友寻人遭殴

二、本月被精神病动态

绝食抗议被精神病 北京民主战士宋再民病危获释

江苏张洪友曝光被精神病遭威胁 其被迫出逃

山东滕州市参战老兵因上访被强送精神病院

被中国“精神病”11年 徐武跨海向台湾求救

南昌维权人士龚新华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

三、精神病人权益

被儿子砍进ICU的慈母:精神病院苦,我儿不去

精神病汉为重投社会学车 给考牌主任5千元红包望过关 入狱半年

网传女子被下药在医院地面爬行 医院:只是精神病

武汉市民罗凤鸣被截访遭遇纪实

台南搞轨案男子抓到了 疑有精神病史

河南一患者被诊断为精神病后猜忌医生误诊,砍伤医生获刑十年

四、评论呼吁

女子“被精神病”20年:潜规则要查踢皮球的也要查

香港精神病何其多

江苏幼儿园恐袭案背后的精神病危机

法国精神病暴力事件频发 法国内长关注“精神病激进化”

五、民间行动与倡议

研究:用手机超68分钟易抑郁 吸烟更易患精神病

中山一女精神病人欲翻窗逃离医院,不想卡在窗口,动弹不得

中大研药物重新定位 或可助控精神病

林子健:自己没有欠债 亦没有精神病

六、域外传真

法:三分一极端者患精神病

法国监狱被爆虐囚 看守穿防弹衣给犯人打针

加国猎奇:多伦多那座旧精神病院

假如川普有心理问题,可以罢免他吗?

母女分离30年!控抱错娃被当精神病 丢工作险被丈夫谋杀

2017年8月号
主办:民生观察工作室
本期封面:邱雅琴

长沙维权人士谢长祯因帮胞兄维权而被刑拘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日前,长沙退伍老兵维权人士谢长祯被长沙市岳麓区平塘派出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于长沙市第一看守所。

据家属透露,前日(9月14日)上午,谢长祯在家时接获平塘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要其前往该所取回一串钥匙(家属称未知什么钥匙)。家属见谢长祯出门后一直未回,于下午五点拨打电话时发现已经关机。昨日(9月15日)上午,家属在多位谢长祯好友的陪同下去到平塘派出所询问谢长祯去向,被告知所长不在无法答复。直到下午三点,该所长返回后并未回答家属的询问,只是拿出一份《刑事拘留通知书》叫家属签字,才得知谢长祯已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据家属讲述,谢长祯自去年以来,一直为其另一胞兄谢长敏遭遇的房屋强拆事件作免费代理,今年已多次前往北京向有关主管部门反映情况,遭到长沙地方政府的记恨,先后于今年的七月和八月份两次被平塘派出所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两次时间均为十天。

网友刘先生告诉本网,谢长祯在长沙维权界比较活跃,其曾有多年组织、领导长沙各区县退伍老兵的维权工作,也有丰富的个人财产权维权经历和经验,除了帮助其他拆迁户维权之外,曾为身在黑狱的胞兄——湖南民主党负责人谢长发的自有房屋维权,时间长达将近两年,最终获得相应赔偿。鉴于此因,长沙警方可能觉得,在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稳控谢长祯对当地的维稳工作有利,可以消除不确定的麻烦,顺带对其他维权人士、活跃公民有一定的震慑作用。

据本网从家属处了解的情况,家属曾于今日上午前去长沙一看为谢长祯存钱和送衣物,但遭到看守所以假期为由拒绝。家属称,目前有多位长沙本地的律师(也是谢长祯的朋友)愿意免费为其辩护,家属计划选择合适的律师后签署委托代理协议,准备最快在下周一(9月18日)陪同律师一起前去看守所。

有关谢长祯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湖南长沙谢长祯因上访遭戴铐传唤24小时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25/16018.html

 

北京民主战士宋再民自述被关精神病院经历

一句“文贵你好”,民主战士宋再民再遭强送精神病院,院中身体暴瘦近51斤,便血、吐血,病危抢救……

近日在北京平谷的太和园百货商店见到了被关押精神病院59天后回家的宋再民,随着爽朗的应答声,老宋热情的迎了出来,告诉我们:“国保刚刚离开。”一边给我们切西瓜一边说:“刚刚客气一下说给国保切西瓜,他没好气的说:你带到看守所里去吃吧!一出来就乱发言,离进去又不远了!”原来老宋出来后又跟朋友们打招呼、并发表了自己挺郭文贵的言论,招来了国保的警告。看着满不在乎笑眯眯切西瓜的老宋,心中不由得冒出一句他常说的话“真是个战士”!

坐定后,宋再民和我们聊起了自己的经历,“这次是因2017年6月24日到北京盘古大观拍视频及照片并喊:文贵,你好。而遭到政治绑架,被关疯人院(平谷金海湖医院),在里面绝食抗争,直到8月17日我被发现大量便血、吐血,续而病危被抢救,之后24日才被送回家中。本来他们说要让我在里面呆到19大之后再放的。”

宋再民说:“其实早在2002年开十六大、布什访华时,我独闯布什下榻酒店,就被强行做了一次精神病会诊,当时专家说是思想问题,对政府有意见,精神没问题,就回来了。那时候我还是一头披肩发、夹着包,和各国记者、代表一直走到最后一道安检才被拦下来,本来想和布什谈谈民主宪政的!”谈到那时候的经历,老宋精神振奋,似乎又回到当年长发披肩时的意气风发。

“可惜我的披肩长发在我12年独闯国际俱乐部饭店会晤布什总统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地牢里遭打晕后强行剪掉了!”老宋说到这有些惋惜。

我被关精神病院三次。

第二次被绑架疯人院是因为2014年进京声援许志永和坚守北京公民聚会这二个原因,当时也是被关金海湖医院。

这次被关金海湖医院,是第三次被关精神病院。金海湖医院是平谷地方精神病院,我的后两次被精神病都是关在这。头次被精神病是在北京市安康医院,那时是为09年12月声援刘晓波而被关的。

这次被精神病是为声援郭文贵,当时是2017年6月27日下午三点钟,我正与慕名而来的朋友在我的小店(太和园商店)里吃饺子喝酒,忽然来了三辆警车和十几名警察,我马上把朋友的碗筷藏起来让他假装顾客离开,警察进来说:“老宋走吧这次是寻衅滋事。”我就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衣服和书籍出了家门,当时还抄走了电脑和手机,把我关在派出所里坐老虎凳25个小时,拿出照片、截图,让我指认,问我企图,我说:什么都别问了,所有的人都是我忽悠过去的,有什么事朝我来,我一个人承担。后我又被关进平谷疯人院(金海湖医院)。

在院期间,由于认为是对我的政治绑架,我拒绝配合一切的精神病治疗,不吃药物也包括不吃为精神病人准备的食物。

我拒绝吃药,他们就多人把我按在床上给我强灌。因捏开我嘴给我灌药,两腮的两颗大牙已被捏的脱落。

第二天我母亲前来看我,在我和我母亲的要求下,就没再给我灌药。

就这样,我抗议,我绝食,一直坚持,直到8月16日我已经开始大量便血、吐血,17日我被抢救……

我的身体非常好,几乎没有去过医院,此次关押的59天,我的身体暴瘦近五十一斤,身体现在很虚弱,至今还在便血。

平谷精神病院,伙食很差,比不了北京市安康精神病院。里面经常打骂病人,没有人性,长期如此。你都不能想象里面关的什么样的人,跟我一个屋的有一个人是为点小矛盾晚上偷偷扑上去把人俩眼珠抠抠出来了,最后那个人没抢救过来死了。在那里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扑过来抠你眼,掐断你喉咙,或者是脑袋给你开了瓢,在那里打死了,打残了,这都是正常的,在这里面是没有安全保障的。”这一直以来他们就把宋再民和这样的一些人关在一间屋子里,宋再民说:“在这里面最难过的是没有期限,判刑还有个期限,在那里没有个期限,关20年30年的都有。”

“从我被关精神病院,我就下好了决心,家人去看我时就做了后事安排,我告诉他们,精神病吓不倒我,我会坚守我的理想和我的初衷,如果我死了,我的尸体抬回去冻冰箱里;如果没有尸体就把我的骨灰拿回去……誓与独裁血战到底。现在我更坚定我的决心,坚决推翻这个邪恶的政府。”

宋再民慷慨激昂的说着,事件被拉回到第一次被精神病,那是09年12月23号因刘晓波开庭,我到庭审的法院外,为刘晓波举牌并声援,我是在现场被抓走的,行政拘留十天,罚款600元。他们把我押回分局叫认错,我坚决不认错,他们说:“你不听劝就是固执,固执就是偏执,偏执就是精神病。”随后他们就把我送到顺义区疯人院做鉴定,当时漫天大雪,我们分局为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更可气的是,当时开了两辆警车,一辆押着我带着手铐脚镣,另一辆却装的满是福成肥牛大礼包共20来盒里面还有肉类、海鲜,价值应该在一万五左右,到了医院大楼,他们当着我面说赶紧上去,专家领导都在着呢,快送上去。嘎嘎嘎,四五个警察就往上提溜着。后来医院发现我这种情况又和我们区要了些东西。这是我第一次被关精神病院,被关在北京安康医院,全称是“北京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编注:疯人院,在顺义县城潮白河东岸,曾关押民主派王万星张文和等人)长达4个多月。

北京市安康医院都是无限期关押的病人,30年,20年的,最短的3年。刚到那天,一进病房,所有的病人都排着队,正练着呢,我有点懵。安康医院的伙食还是不错的,几乎每天都有肉,还能吃到瘦肉,在绝食期间,尤其闻到那米饭喷香喷香的……

那时,里面跟我比较谈的来的一名公安一再做我的工作,让我表个态,悔过,服软,就可以不打针、吃药。否则第二天就要对我采取行措施,给我打毁神经的针,说那样我就会废了,当时就被我一口回绝了,我告诉他我完全能承担这个后果,精神病是吓不倒我的,为民主、法制、自由我能随时付出我的生命,誓与独裁血战到底。第二天,他们给我灌食,随后打了一针,一针下去我整个人完全动不了了,被他们几个人架回了病房,瘫卧在病床上,下不了地,当时大脑都是空空的,已经没法思考了,就是电影追捕的真实版。半月后,我意识逐渐恢复,不过说话、抽烟都会不自禁流一身的口水,自己却浑然不知,一照镜子都会被自己的样子吓一跳。”

听公安说,他们有毁神经、肝的药,也有恢复神经和保肝的药。看怎么给你用。

宋再民是八九学运一路走来的积极行动派,一心为从事公益事业,追求国家民主、法制、自由的人士,在坚守初衷和理想,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和委屈。他语速快而干脆,思维清晰。听他说:“每当进看守所、精神病院他都必须带上书。”

宋再民的口中最多的就是民主、法制、自由;誓与独裁政府血战到底。

他最开心的笑容,就是当别人赞他真是个民主战士。

离开时天已渐黒,老宋坚持把我们送到路口,作别后走出很远,回头,他那挺直却略显疲惫身影还在原地挥手致意,看着他的身影想起国保的威胁,至今老宋仍在便血。不由得担心,维愿老宋保重身体,民主路上健步前行。
 



video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