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7日星期五

广州异见人士梁颂基母亲去逝 维权人吊唁遭驱赶

【民生观察2017年11月17日消息】本网获悉,近日,广州异见人士梁颂基的母亲不幸去逝,逾数十位维权公民获悉后于昨日赴梁家吊唁。在此期间,有多名维权人士遭到警方盯梢、盘查、驱离。

据深圳维权公民王应国告诉本网,昨天夜晚,他与山东维权人“辛巴”来到广州后就住进了一家宾馆,但不久就被警察找来敲门。警察要求他们开门,王应国回答所“太晚了,已经上床睡了。”但是警察却不依不饶的推门,王应国看到门锁就要被撞坏了,于是开门让警察进入。警察进门后就查验他们的身份证件,询问他们来广州的目的及行程等等问题,盘查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1点多,最后,警方要求山东维权人“辛巴”次日即离开广州赴其目的地武汉,同时要求王应国也尽速离开广州。

次日,在吊唁的过程中,又有多名维权人士反映他们也遭到了维稳人员的盘查、盯梢,期间还有人反映他们曾被维稳人员驱赶,也有维权人士反映他们曾被带进了派出所盘查。

据悉,广州异见人士梁颂基,1976年1月16日出生,广东省广州市人,民间维权人士,街头民主践行者,中国曾押政治犯。近年来因追求民主理念,积极践行街头民主活动,并经常为来往於广州市的维权人士和访民提供食宿通讯等便利条件,同时,曾於2013年期间与其他民主维权人士积极参加声援“南周事件”的街头民主宣传活动,故一直被广州当局视为需要打击的异己。2014年1月4日,因其将维权人士肖青山、张圣雨以及访民马胜芬留宿家中,与前来搜查的当地警方发生冲突,遂被闻讯赶来的大批特警抓走,次日被以“涉嫌妨碍公务罪”刑事拘留;同年2月10日又被广州荔湾区检察院以 “妨碍公务罪”正式批捕,但据其代理律师陈科云称,梁被捕的真实原因并非 “妨碍公务”,纯属栽赃陷害,而是与当局唯恐他前往举行集会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有关;2014年8月20日,最终被以“妨碍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2014年11月3日,刑满获释。



维权律师卢廷阁在四川会理县遭法警殴打入院

【民生观察2017年11月17日消息】本网从维权律师隋牧青处获悉,2017年11月17日上午,三位维权律师卢廷阁、熊东梅、黎雄兵,赴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法院参加一案件的开庭工作。在三位律师即将进入法院之时,该法院法官邱云却要求律师將将随身携带的电脑、公文包等交给法警看管,不得带入法庭。对此,三位律师表示,本案开庭所需的文件案卷均存放在随身携带的电脑之中,没有电脑就无法履行辩护职责,他们不同意将电脑交给法警这一无理要求。见此情形,邱云法官就立即宣布取消此次开庭,随即,合议庭法官、公诉人等均离开了法庭。

之后,三位律师也开始离开法院,但是,就在律师离开之际,几名法警开始找借口说律师走的太慢,便动手推搡黎雄兵律师。对此,卢廷阁律师提出了严重抗议,要求法警文明履职,并试图用手机拍摄法警推撞律师的行为,结果被法警拖入办公室内暴力殴打。事后,卢律师被法警送医院检查救治,截止今天中午12:30分,卢律师依然无法取得联系。

当这场暴力殴打发生之后,目睹整个事情经过的熊东梅、黎雄兵两位律师开始联系审判长杨继云、审判员邱云,向他们提出抗议,并且要求他们依法制止、纠正法院法警粗暴违法侵害律师权益的行为。然而,邱云法官却恼羞成怒的回答律师说:“你们等着!一个一个来!……”。随即,熊东梅、黎雄兵两位律师也被法警带进办公室强制搜查,并且扣押了两律师携带的电脑、手机、U盘等随身电子设备,除此之外,黎雄兵律师的公文包内的司法文书、法律法规等文件资料也悉数被扣押。

时至下午17时许,法警向他们的负责人叶队长进行了汇报,之后就告知律师称:律师们的随身物品已被送往公安网监部门进行鉴定,法院和公安部门将依据检查鉴定结论,对律师采取进一步措施。

事后,律师们表示:依法治国、司法公正是基本原則,国家多次强调、重申,要保障律师的职业权利,希望全社会密切关注此次四川会理县正在发生的律师权益事件,请大家关注辩护律师的执业安全与人身安全。

会理县法院电话:08345622562

2017年11月16日星期四

苏州陈瑜及无锡朱巍因关注“郭文贵事件”被传唤

【民生观察2017年11月16日消息】民生人权观察员获悉,苏州网络异见人士陈瑜(网名:中华民国陈瑜)今天(11月16日)遭苏州国保协同苏州工业园区娄葑派出所警察传唤。

今天(11月16日)下午四点多,陈瑜在网上发帖称“今天被当局非法传唤七个半小时 刚刚回家”。据悉,今天早上七点多,苏州国保协同工业园区娄葑派出所警察手持传唤证上门,以“寻衅滋事”为由将陈瑜强行带走,并顺手抄走了他的手机与平板电脑。陈瑜发出消息说:“今天接受传唤时审讯室里两个大衙役,一个国保头目,一个刑警骨干。”

据悉,陈瑜此次被苏州当局传唤与他在Twitter社交网站关注郭文贵的推文有关。在此之前,陈瑜曾多次对朋友说他的推特账号失控被异地登陆,此次因推文被苏州当局传唤,疑似是被有预谋的陷害。此外,在今年9月18日,陈瑜出境办理公司业务时遭边控禁止出境;在9月21日中共十九大前夕,党国因对大陆异见人士的言论管控陈瑜曾被苏州当局传唤。不料,十九大闭幕后陈瑜再次遭苏州当局传唤,令人匪夷所思。

据陈瑜的朋友介绍:“陈瑜只是一个本分商人,性格温和,为人谦卑彬彬有礼。平时都在忙于打理生意,闲暇之余偶尔会关注民生,为弱势群体呐喊,并未做超越党国法律红线的事。当局以“寻衅滋事”传唤他纯属无中生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从苏州市公安局工业园区分局娄葑派出所对陈瑜的《传唤证》上:“无正当理由拒不接受传唤或者逃避传唤的,依法强制传唤”,可以看出苏州当局要传唤陈瑜的强制性,并且《传唤证》上的日期是11月15日。对此,陈瑜表示,党国的口袋罪,啥都可以往里装。

与此同时,今天无锡异见人士朱巍(网名:皈一牛人)也同样因关注郭文贵遭无锡当局传唤,截止本网发稿为止,尚未有进一步的消息传出。



李昱函家属收逮捕通知书 陈剑雄狱中健康令人担忧

【民生观察2017年11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早前被拘的李昱函律师的家属于日前刚刚收到沈阳当局发出的《逮捕通知书》,家属担心其健康问题;赤壁陈剑雄(陈进新)的姐姐亦于日前收到弟弟的《逮捕通知书》,家人及女友担忧陈剑雄旧患加重影响健康。

据悉,日前,李昱函律师的家人收到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区分局发出的《逮捕通知书》,通知书称经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批准于11月15日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李昱函进行逮捕,羁押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由于六十一岁的李昱函律师患有多种疾病,包括心率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鼻炎等症,需要长期服药及治疗,家属担心李昱函律师在看守所得不到必要及时的治疗以及无法服用对症药物,可能会影响或加重其原有的病症。该案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在会见完当事人之后,曾向和平区检察院递交”不予批准逮捕”的意见书,但最终李昱函律师还是被逮捕。

另外,赤壁陈剑雄的姐姐亦于日前收到赤壁市公安局发出的《逮捕通知书》,通知书显示赤壁市公安局是在11月10日经赤壁市检察院批准以“寻衅滋事罪”对陈剑雄进行逮捕的,羁押在赤壁市看守所。此事与陈剑雄女友梁一鸣(同案)取保后声称陈剑雄和袁兵已被逮捕的消息吻合,目前暂时未有袁兵家属收到《逮捕通知书》的消息,估计亦会在最近收到。由于陈剑雄身有旧患,梁一鸣取保后一度传出陈剑雄患病的消息。据梁一鸣猜测,陈剑雄在看守所患病可能与旧患有关。陈的旧患源于2014年3月围观黑龙江建三江事件,当时陈剑雄受到毒打后以致腰股位置受伤糜烂,可能由于当时该地环境恶劣导致细菌感染,致使伤口一直未能愈合,并经常复发炎症甚至流脓。由于目前陈剑雄案未有律师跟进,要等律师会见后才能确认详情。

有关李昱函律师和陈剑雄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蔺其磊律师会见李昱函 得知她曾遭背铐虐待
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7/1111/16622.html
梁一鸣取保获释 赤壁陈剑雄、袁兵遭批捕
http://msguancha.com/a/lanmu1/2017/1111/16638.html


湖南衡山十余维权人举横幅 呼吁“民主宪政”

【民生观察2017年11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今天上午,湖南衡山十余位维权人士在衡山城区打出“民主宪政”与“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的横幅,举办一场维权活动。活动中,维权人士呼吁中国及早建立民主宪政制度,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去。

据在场人士李铮然告诉本网,他们湖南衡山的部分维权人士,在房屋拆迁、劳资社保等方面遭遇政府侵权,并且经多年投诉至今仍未获合理解决。对此,这些维权人士忍无可忍,于今日上午,愤然走上街头举起横幅表达述求。

今天现场来了十几个人,他们都是政府滥权的受害者,其中有一位受害者还因维权被蒙面人打断了手臂。在今天的维权活动中,维权人士们宣称:我国唯有实现民主制度才能使我国民富国盛,唯有实现宪政制度才可以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中去;在一个失去监督制约的公权力制度中,权力就会肆无忌惮的来伤害百姓,为祸国家。因此,“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不只是空洞的政治口号,而是需要我们实实在在的去践行民主宪政,才能最终把公权力这猛虎关进制度笼子中去。

举横幅与演讲结束后,这些维权人士还把标语钉在了墙壁上,他们希望借此让更多人来关注公民权利,推进中国的民主宪政制度建设。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总第六十三期)

一、深度调查

上海女教师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78天

安徽水兵陈成自述精神病院的恐怖经历

陕西小姚因家庭矛盾三次被关精神病院

二、本月被精神病动态

任迺俊:我因言获罪、被精神病的人权个案

全国喜迎十九大 湖北广水伤残军人遗孀李本凤被囚精神病院

福州林宝英被关黑监狱再度失踪 精神病女儿无人照顾

三、精神病人权益

少年谎称精神病复发要杀人 为逃父母管教求进监狱

老汉精神病杀妻 被判坐牢两年

【菜刀斩父】儿子有精神病纪录 向来不和常被父打

两精神病人涉杀人案被采取强制医疗

特朗普称德州教堂血案是精神病引起 与枪械无关

疑产前抑郁 孕妇堕楼一尸两命

疑患精神病突发狂 男砍死女佣后自首

四、评论呼吁

调查指15%港人患可确诊精神病 当中3%属严重程度

逆子斩父:不了解精神病征 打闹损亲子关系

精神疾病真的能成为违法犯罪的“免死金牌”么?

豫章书院背后:少年“被网瘾”,谁该被治疗?

五、民间行动与倡议

通识一分钟:精神病

谁保护强制医疗者的权益?多检察官呼吁立法

白人杀人非恐袭?赌城枪手“被精神病”惹议

都是精神病惹的祸?

六、域外传真

精神病还是恐怖主义?UBC学生刀砍同学 竟不负责

在精神病院做助理的日子

慕尼黑袭击案:警方将肇事者送往精神病院

政府预算不足 英大量精神病人被拒诸门外

2017年10月号
主办:民生观察工作室
本期封面:小姚

上海女教师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78天

“我没有精神病。我是一个正常人。”为了证明这点,为了不再被送进精神病医院,2004年6月54岁的顾秀芳把两个亲妹妹和虹口区精神卫生中心一起告上了法庭。(编注:本文人名为化名)


顾秀芳,女,1950年生,家住上海静安区。1967年,中学毕业的顾秀芳去了外地插队落户,4年后又辗转去了西北当兵,1979年回到上海成了上海市规划局干部学校的一名老师。个性开朗的顾秀芳喜欢和年轻人接触,乐于接受新思想。而她一直单身,五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的生活方式也让她的家人颇为不解。“也许正是这一点,她们认为我有病。”顾秀芳口中的“她们”是指她年迈的妈妈和两个亲妹妹。


2003年“非典”时期,学校停课搞装修,因当时装修气味很奇怪,当时身体不太好的顾秀芳便想将这些年积累的37天公休全部拿去外出散散心,单位也同意了。也许是因为平时信佛的原因,顾秀芳旅游散心的目的地选择了去五台山,却没有想到麻烦随之而来!


顾秀芳说:“她们都认为我要出家,一去五台山就不会再回来了。”没有办法说服家人的顾秀芳最后只能带着母亲去宁波朋友家度假。


2003年6月18日晚,顾秀芳与母亲和宁波的朋友一起回到上海。第二天,顾秀芳正打算到火车站买票去五台山,两个妹妹陪她上了出租车。“车子转啊转,竟然来到了医院,我没看清是什么医院,她们说是来给我检查身体的,免得我旅游时生病没人照顾。”虽然有点生气妹妹擅作主张没有提早告诉自己,但考虑到她们一片好心,顾秀芳还是勉强跟了进去。


可随后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顾秀芳的意料。进去后医生问了她3个问题:“你感觉到什么电波干扰了你没有?你耳朵里有没有听到有人和你说话?你看到鬼了吗?”顾秀芳都如实地回答:“没有。”随后又被送去做了脑电图。


做完脑电图,顾秀芳被送到了五楼,当她看到铁门上写着【五病区】时才恍然大悟,意识到家人是把她送到了精神病医院!但为时已晚。医护人员取走了她所带的物品,为她换上了病服,并把她拉进了病房。“我想要抓住她们,但我拉不住。”顾秀芳无助的听着背后铁门“轰”地一声关上了,仿佛外面的世界在向她告别。


当天,顾秀芳被安排进了一间病房,4张床位,其中两人已经入住。10点半,医生让顾秀芳吃下了两片白色的小药片,事后知道名字叫“奋乃静”。“我企图把药藏在舌头下面,被她们发现后,只能咽下。”


顾秀芳表示,晚上她根本没法睡觉,一会儿就有病友来抢她的床,因为害怕她就只能坐在病房门口。“半夜里,一个病友开始尖叫,叫得我连门口也不敢坐了。”顾秀芳找到了厕所走道边的一张空床位,睡了过去。


第二天,顾秀芳企盼的家人和朋友都没有来看她。“我告诉医生,想通知单位,但医生说我家人不想让我单位知道此事。”当晚,经护士长同意,顾秀芳得到了一个病房的空床位。


第三天,两个妹妹来看望了顾秀芳,还带来家里做的饭菜。


在煎熬中,顾秀芳迎来入院的第五天,护士终于同意她可以打电话了。“我打给同事,告诉她我被家里人送进了精神病医院,让她来救我。她在电话那头呆了半天才相信那是真的。”


随后顾秀芳的同事赶到医院要求接她出院,但医院说:“谁送来谁接出去。”在单位同事和领导的一再交涉坚持下,顾秀芳的妹妹终于答应接她出院,但此时顾秀芳已经在精神病医院度过了78天。


9月5日的医院出院小结上写着:“入院诊断:精神分裂症;出院诊断:精神分裂症;入院病史摘要:病程4月,因乱语、行为怪异等,加剧两周,并离家出走而入院。”


出院后,顾秀芳回到了学校,继续担任班主任,但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就此近半年没有和家人有过联系。“我没有精神病。我是一个正常人。”为了证明这点,为了不再被送进精神病医院,顾秀芳左思右想,决定用法律途径解决此事。2004年6月21日,虹口法院受理了顾秀芳的诉讼,她要求两个妹妹以及虹口区精神卫生中心向她赔礼道歉,恢复名誉,赔偿经济损失和抚慰金5万元。


顾秀芳的小妹告诉记者,她们家人的确发现姐姐有些迷信的地方,经常要烧香拜佛,还说些奇怪的话。而且,她提出要去五台山时,正是非典高发期间,家人都很担心她的安全。并且在顾秀芳离开前,她还把家里的事情都做了清楚的交待,家人都认为她是决定出家,因此竭力阻拦。


“姐姐住院后,我们怕区精神卫生中心误诊,还去过市精神卫生中心做过咨询,说了姐姐的一些迷信行为,那里的医生也认为姐姐的精神状态不好。”顾妹妹告诉记者,虽然姐姐告了她们,但她们并不难过,因为不论官司输赢,对她们来说都不算坏事。“如果姐姐打赢了官司,就说明她身体健康,我们就算赔偿也开心;如果官司打输了,姐姐也可以相信自己的确有病,就可以积极配合治疗。”


顾秀芳的单位同事眼中的顾老师是乐观开朗的人,无法相信她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一位和她共事了10年的同事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曾经一起去医院看望过顾秀芳:“我非常了解她,她的思维和行动都是正常的。”另一位男同事也告诉记者,他可以以人格担保,顾老师不可能是精神病人,“当时学校装修,油漆味道重,她身体不好,说去五台山静心,但没过了几天,居然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医院,我想不通。”他说,正是在他的坚持下,顾秀芳的妹妹才答应接她出院。“她出院后,还是和以前一样上班,当班主任,工作也很正常。”


事后上海某区精神卫生中心医务科负责人表示:“由于精神病人的自制力很差,所以一般监护人同意就可以收治。如果要本人同意,那就需要他具有自制力,即对自己的疾病有所认识。但不管是否真是精神病人,他都不会承认自己有病,所以只能相信医生的诊断。”对于顾秀芳的病例,该负责人表示。“精神病是一种特殊疾病,没有精确的仪器进行指标性的诊断,只能凭借医生根据病史和逻辑推理进行诊断。”


同时记者就此从上海市司法鉴定中心精神疾病专家委员会了解到,当时上海除了他们外,还有两家专业机构可以作司法鉴定,即上海市安康医院和司法部司法鉴定研究所。“以往我们一般接受司法机关的委托进行精神鉴定,但现在也逐步开始接受民事的精神鉴定了,只需要向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提出申请就可以。”该负责人表示,像顾秀芳这样的情况,现在完全可以直接进行司法鉴定。


对于顾秀芳案件,她的代理律师———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吴冬律师表示,类似状告其亲属、精神卫生中心共同非法对其进行强制医疗的案件在上海已经不是第一起,而类似案件的根源在于我国现有法律对精神病人的认定、监护、强制医疗等问题存在疏漏、立法上存在一定程度的空白。最终,由于当时立法在精神病人的认定、收治、监护、强制医疗等问题中存在着明显的问题和漏洞,顾秀芳的“被精神病”一案最终败诉。


之后,吴冬律师专门写了文章建议全国人大尽快制定统一的精神卫生法,并借鉴法治国家通常的“人权保护优先”的做法,在对精神病人强制医疗前,由法院进行司法审查。2010年,《精神卫生法草案》出台,并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吴冬再次呼吁在精神卫生法中引入“司法复核”制度。然而很遗憾,在2013年5月1日正式施行的的精神卫生法中,吴冬提出的“对精神病人强制医疗前进行司法审查”的观点没被采纳。